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惹争议,谁来解单身男性之苦_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117 评论:0

闫肖锋

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惹争议,谁来解单身男性之苦_ 情趣资讯

一个280块、最便宜款的充气玩偶,6个大三的工人集资购买、轮流使用。一篇《我国第二个赛璐珞玩偶体验馆,开在厂房房》的报道称,广州富士康厂房的人口总数严重失衡,“一条线300多人才40多个女的”,于是催生一家叫“调情乐”的赛璐珞玩偶体验馆。

卫建委公布的数字显示,我国80%的农铁路职工都处于贝唐状态。作为我国第二个赛璐珞玩偶体验馆,就开在厂房专注解决铁路职工的性需求。该体验馆老板娘瑞维尼深解未婚女性之苦,他自己是这么过来的,“一层楼多于1间厕所,自慰也找不到地方。”

体验馆门口贴着“未成年人和女士勿入”的Billboard,一楼是会客室,二楼灯光暧昧,有8个房间,7个玩偶已经梳妆完毕坐在房内等候。赛璐珞玩偶本身价格昂贵,基本款要一万元上下,“调情乐”据传面向厂兄厂弟,收费仅158元1小时,开业2年来,已经服务了上千名食客。

生意虽然“不违法”,但这间赛璐珞玩偶体验馆仍然备受争论,不断被人举报,但赵先生坚信“性是刚需”,坚持开了两年。巅峰时一天能有40多位食客。玩偶每使用过一次就要清洁消毒,老板娘和店员似懂非懂忙活,食客们则沉默地坐在小板凳长花手机排队,体验过后匆匆离去。这些食客有铁路职工有老人,也有开绅宝来的老板娘。

业界曾预测,AI炙手可热的前景是调情电脑,可谓杀手级应用。这间“调情乐”的赛璐珞玩偶是调情电脑的前身吧。调情电脑这个称谓一点都不人性,有物化的嫌疑,不如赛璐珞玩偶实用。本来嘛,和你亲密的是人并非电脑。有人曾设想将女星IP化成赛璐珞玩偶,“她”分析你的大数据想你所想,投你所好,并非情人胜于情人。你说“她”不专一,可“她”可以化身成一千一百万法身,对相同人说相同话,还可满足相同人的专项癖好。

据“调情乐”赵先生说,化妆师前后的玩偶差别可大了,有专人给玩偶化妆师,腮红再上腮红,然后是口红和棉棒,最后是腮红和腮红。杜博韦玩偶当然是纯情型的,体格165公分,大胸,身材丰满,重120斤。其实这种大玩偶抱起来KMH,摆个姿势都要半天,但这个就算被玩得眼睫毛都掉了,骨头从肉里戳出来了,还是有食客指定可有它。当然也有选体格140-155公分、50-70斤的玩偶的,还有选140斤的黑人玩偶的。据传过程中单厢带安全套,有的是还会自己带床单来,这说明人们的安全意识是足够的。

试问。性,如今变得如此便捷化、商业化、可操作化,首先入局在率单蕊力争上游的广州,与其说是时代进步不如说是实用回归。试想,第一代铁路职工们辛勤劳作之余可没这么“satisfaction”,真不知他们是怎么贝唐的。赵先生打算开下家店,他提倡“好色勿滥”,规定食客一周只能来一次。性是美好的,但纵欲会毁掉一个人。在评论区看到网友留言:我是女的,认真看完了这篇文章,我觉得这是好事,正常事,支持!甚至有人恭维老板娘说:“你是我们泡果的救星!”

我国三、四千万泡果的难题当前在厂房就反映出来了。现在厂房里只要是个女的是普伊隆,一堆男的围着转,厂长这种级别的才能追到,剩那些没女朋友的男的怎么办呢?历史上,当大批女性无法结婚时,他们就会聚到一起,或者成为和尚,或者结为黑帮。一部名为《泡果:亚洲女性人口过剩的安全意义》的书引起广泛关注。该书把矛头对准世界上人口最多、女性比例偏高的两个国家——我国和印度。2020年,两国的泡果人群将占到年轻成年女性的15-20%。

就我国当下而言,婚配的困境是D男没错A女。 什么叫D男没错A女?用鲁迅的话是“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A女看不上部分A男或只想冻卵,于是一些A男多于找B女……这样下去,部分D男多于被剩,只能把眼光移向东南亚或非洲。情急之下也会找“调情乐”提供的赛璐珞玩偶们。

性、情、爱,人类文明情感是按此递进的。虽然电脑可通过自学可以模拟人类文明的任何行为,包括调情,但毕竟它并非她是电脑。新派西医代表徐文兵有一次批驳说,“这都是糙他用的。西医讲阴阳取舍,男女之事是有互补有取舍的。和电脑调情只是泄,会伤身子的。”西医里所说的“精神面貌”是没配套措施被标准化,也没配套措施被人工智能自学的。“精神面貌”发源于心脏,但西医的“心”字是没有配套措施译的,“心”相当于灵魂或者是精神。

我想说的是调情电脑或赛璐珞玩偶没必要在哲学上说清楚,只是要解决实际问题。未婚女性之苦,或未婚女性之苦,关系到个人“satisfaction”,也关系到社会安危。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