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6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106 评论:0

事务所陆陆续续招募了三个能人,不到两年时间,惊奇事务所的招牌就打得很响了,不少人慕名而来,人们口口相传,没有惊奇事务所接不了的委托,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吹不黑,两年间,的确从未出过差错,直到我的到来。

后来,事务所因为名气做大了,所以收费标准一涨再涨,特别是测运算命,基本是以万为单位往上走的,这样并非单单为了赚钱,而是因为,金羽大叔每次测一次,就会损一份阳寿,提高价格,并没有断了财路,那些有钱人,还是会来的,不但口碑没有坏,反倒褒扬的话更多了。

我来事务所是为了避难,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他们栽在了我的手里,那么那些常年对惊奇事务所不满的人肯定得找茬了,我渐渐发现,穆旗做的一点也没错,他不赶我走,就是砸了自家招牌!

我对老秦信誓旦旦的话产生了怀疑,他口气狂傲的说道,带我去事务所看看那两个小辈儿。

我将信将疑的跟着他,敲响了事务所的大门,无人应我,老秦也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

“都呆在里面干什么呢!还不出来接客!”

已经日晒三竿,九点钟开门做生意怎么就没人呢?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穆旗这个人有个习惯,一般要睡到十点钟,这会儿还没起床了,而且一般别人叫床的话,他脾气就特别大。

果不其然,我听到了门里头有拖鞋摩擦地面,然后门被缓缓推开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

“谁啊,大清早的,这么吵!”

我和老秦站在门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只穿睡衣的金羽。

此刻,金羽面色骤变,两眼瞪得老大.

“秦老……”他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两个字。

我心想,这老秦挺厉害的,竟然让金羽这么惊讶,不过,看到他伤势无碍,我也安心多了。

金羽一溜眼进了屋里头,不到一分钟竟然换了一身行头,打扮得倍帅了,这才毕恭毕敬的把老秦请了进去。

就这么把我扔到一边不管不顾吗,我有些无言,来之前我还在心底寻思着怎么道歉的说辞。现在都把我当空气了。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秦老,真的本事挺大的!

果然,一进来,金羽就沏好了茶,然后挺尊敬的问,秦老,你咋来了。最近店里生意如何?根本没有听我在说什么,原本想来道歉的忐忑心情一扫而光,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穆旗不在吗,我准备找他来道歉来着。”

“哦,他呀,还没醒呢!”

草,果然还在睡懒觉,现在都没醒,我还道歉个几把,秦老和他们交谈了一番,每一句话,金羽都听得特别认真。

在一旁的我,心里犯着嘀咕,有这么夸张吗?秦老又不是活阎王,还能吃人不成?

总之,在秦老的一番说辞之下,金羽答应让我继续待在事务所,而且还说穆旗太年轻气盛,金羽赔着笑脸,还说回头一定批评穆旗。

等他走后,我问金羽道,这个秦老是何方神圣?

他态度立马一转,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惹了个这么狠的主儿?这个秦老,真不是一般人,被成为业内的“活阎王”他要谁死,谁就活不到明天三更。

还真是阎王啊,我就把我巧合之下,去了他的灯具店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问我秦老对我态度如何,我说,还行啊,我们挺谈得来的,金羽没继续问了,然后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了一句话

“那个灯具店,你千万不要再去了。”他说这话,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让我浑身不自在。

我点点头,他就说我就在这里呆着吧。我想,反正我也没必要再去了,对秦老的事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他进去找穆旗,我稍微等了一会儿,他们一起出来了,为了避免尴尬我先开口道。

“穆旗大哥啊,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现在,我无处可去了,我想留在事务所继续干,你不是说我通过了测试就能成为这里的一员不是吗?”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6 情趣资讯

穆旗依旧板着个脸,“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吗,那只女鬼,根本不是我们对付得了的,我们受伤倒霉都是小事,一旦她恢复能力,那么根本没人阻止得了,先人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我还是不大明白,这么说娃娃鬼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了一个很牛逼的鬼魂咯?怎么偏偏让我遇上!我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感觉答不上话了。把目光看向了受了重伤的金羽,问了一句。

“金大叔,娃娃鬼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果你们也无法阻止,那该怎么办。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啊,而且,人变成鬼我倒能接受,充气娃娃也能变成鬼?”

金羽神色略显焦虑,从他的伤势来看,他在和娃娃鬼的交手中,吃尽了苦头。完全不是对手。

他点了只烟,缓缓开口道:“说多了,你也不明白,这么跟你说吧,你知道充气娃娃是什么做的?”

我一愣,直接答道:“硅胶?硅胶也能变成鬼魂吗?”

“对,就是硅胶,这玩意儿能有驱魔辟邪的功能。相当于最完美的保护膜,而充气娃娃的模型,更是最完美的容器!女鬼本来是身受重伤,可能是因为一些巧合,进入了其中,得到了静养,一旦时机成熟,就能恢复完全,有破茧成蝶之势,这个时间原本十分漫长,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也未必能够完成这个过程,可是你啊,偏偏上了这个娃娃,给她输入了阳气,让她提前恢复,还扔了她,时间长了,她就自动回来找你了,你恰好又有玉佩护体。于是,你身边的人,便遭了秧!”

我听得目瞪口呆的,总算是弄清楚了来龙去脉,老王也是一时间欲望来了,把娃娃带回去上了结果惨死,表哥因为遇到了娃娃鬼,被吓傻了,还有好多人……因为我失去了生命或者受难,我觉得这一切好像是被安排得好好的,每一件事,都不像是偶然,反倒是那么顺其自然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它发生了,你才恍然大悟,无可奈何。

我能拿娃娃鬼有什么办法呢,连金羽都伤成这样,我什么都不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是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吗?

我抓了抓头发,心里头很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羽宽慰我道:“也别灰心,我们师兄弟一起联手,也许能够对付得了。娃娃鬼目前还是发育阶段,只要没有恢复全部力量,那么我们就有办法对付!”

他的话让我振作不少,金鱼大叔的本事我是见过的。在重伤状态,依旧一招打退梅子的鬼魂,至于,穆旗,我用怀疑的目光瞟了他一眼。“他,也行吗?”

身上充满了装逼气息,高冷,自私,不靠谱、这是我唯一能从他身上找到的形容词了。

“看什么看!”穆旗显然对我鄙夷的目光不乐意了,竟然直接朝着桌子拍了一巴掌,转身愤然离去。拍的很响,也不知道他手疼不疼。

结果,他还没走远,桌子竟然直接四分五裂!我当时就吓傻了,这么强,妈呀,以后再也不敢跟他抬杠了,他本来就脾气不好,要是被惹毛了,不得一掌拍死我啊!

金羽看着我的吃惊的表情,然后笑了,还问我再敢小看咱事务所的老大不?

我有些好奇,为毛现在的他强悍的如同一头雄狮。而那天晚上,那么弱鸡!这完全判若两人。

金羽这才跟我解释清楚了,穆旗这个人从小力气大,学的一拳一脚都是硬功夫,但是他每个月要类似于来一次大姨妈,就是满月的时候,他的力量完全用不出来,如果,穆旗使出全力,连他也不是对手!

金羽说,只能够趁娃娃鬼没有壮大,立马找到她的藏身之所,然后消灭掉!上次虽然找到了女鬼,因为无力阻拦,所以再次失去线索,而,目前最大的线索是梅子的鬼魂,她身上带着娃娃鬼的气息,一定存在着一些联系。即便是如此,梅子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要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找到她,谈何容易。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连金鱼大叔都准备动用占卜的时候,传来了一则很关键的新闻。王明死了,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我在报纸上看到的。标题很是诱人。

某著名企业老板爱子半夜猝死走在路边。我完完整整的把这篇报道给读完了。

这个王明没想到家境如此殷实,难道梅子怨气那么大,被花花公子抛弃,还给毒死了,真是悲惨,不过,相比之下我对这个被隐瞒的知名企业更感兴趣,咱们城里有姓王的土豪吗?

我没想起来,当务之急,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金羽他们。他拿着报纸,没看其他的,就把那张图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然后说道:“恩,不错,是梅子杀的。王明完全死于恐惧,瞳孔放大,眉毛上扬,没有伤口的原因,是被活活吓死的。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人被活活吓死的,不过转念一想。那天晚上,我也是吓得双腿发麻,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如果再次寻找梅子,我肯定还是很害怕的。

既然有了一些线索,我们先来到了报纸上的地点,其实也不远,做个地铁就到了。经过路况查找,我们发现王明来的这个地方根本没什么人,连开门做生意的也十分稀少。

我原以为还要花不少功夫,金鱼大叔却略有所悟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这个王明真是死性不改,死有余辜。”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里人都没多少,王明来干嘛,虽然他很贱,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已经够大了吧,没必要这样骂别人了。

“这里啊,你别看没多少开店,因为这还是白天,咯,你看到哪里的灯没有,到了晚上,都得亮起来,然后这里就会活跃起来,现在的夜店都是这样的,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哪里的窑子好,哪里的不好。哎,真是世风日下啊。”金羽说完,还故作深沉的感叹。

我这才明白,原来,王明这丫的还敢来逛夜店啊,简直是罪有应得,死了活该!不过话说回来了,金羽这家伙怎么这么熟悉夜店的啊,我便问:“金鱼大叔,你是不是常来啊,这么有经验?”

他一听立马红着脸解释道:“你放屁,我不过是,偶尔需要调查阴魂的藏身之所,你知道鬼这个东西狡猾得狠,而我作为一个专业的追踪专家……”

我怀疑的目光看的他浑身不自在。连他自己也觉得编不下下去才坦言道:“好吧,是逛过两次,不过那不重要啦!咦,穆旗去哪了?”

我们转了一圈,发现穆旗已经不在我们身边,刚刚还好好的,人呢?

在哪!金鱼大叔喊了一句,就朝着前头小卖部走去,我定睛一看,靠,这家伙竟然自己一个人凉快去了!

我气急败坏的跟了上去,穆旗却说,他打听到了,我们赶紧问,打听到了什么。

他说,前几天啊,听说有人看到死者从这里经过,好像是刚从夜市里玩完,正准备打车呢,他忽然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好端端的王明,突然在路灯下,又叫又跳的,最后抱着头,还在地上打滚,我们看到有人过去,却发现王明的脸色铁青铁青的,简直像是中了邪一样,身上的衣服都被自己抓破了,完全不像人!还把那些靠近他的人给打飞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猝死街头,第二天就上报道了。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叹道:“这么邪门啊”

“是啊,太邪门了,所以据说啊,王明的老爸还私下重金悬赏,要抓到背后的凶手,可是,他明明就是自杀的嘛!"

起初,我们都以为王明是看到梅子之后,被活活吓死,可是根据这个传闻,一下子把之前的想法推翻了,比我们想想的蹊跷的多!

老板还神秘一笑补充了一句:“你们知道王明的老爸是谁吗?”

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就赶紧问是谁。

“工厂大王王仁富啊,这城里就数他最有钱了,也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悬赏,据说,光我告诉你们的这条传闻,就犒劳了好几万块啊,可惜啊,这种事情不是我第一个发现的,不然发财了”

王仁富,人送外号富人王,十几年前就身价上亿,近年来很少听到他的消息,不少人都说富人王已经退休不干了,或者说他破产了,只是一直低调行事,我心里已经震惊了,没想到这个王明是富人王的儿子。如此以来仿佛,王明的死更加扑朔迷离了。

我问金鱼大叔发现了什么,他皱着眉头说道:“王明是被鬼上身的。”

我惊讶道,那么王明是被梅子上身而死的,精神和肉体上都受到了很大的折磨,对于他犯下的罪过,这样的惩罚也是足够了。

要找到梅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看看王明的尸体,金羽他们和当地的刑警很熟,我们也很顺利的见到了王明的尸体。

“死者,瞳孔极度放大,舌头抵在鄂部,肢体有痉挛迹象,衣服被撕破,但是肉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貌似生前经历了巨大的痛苦,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恐惧之中。唯一奇怪的是,他有眉头紧锁的迹象,目光中还带着一丝惊讶,貌似,凶手是他认识的,所以令他意想不到。”

说话的这人,是金羽的好朋友何警官,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专门处理一些棘手的案子,有时候也会接触到一些灵异案件,曾经上门找过惊奇事务所。

这灵异案件处理得多了,交流也多了,一来二往的,也就和金羽他们熟了。

“老何啊,你觉得这件事就是凶杀这么简单吗,你有没有考虑到灵异方面的东西?”

金羽诱导般的说道。

“你说的是,鬼上身?”貌似何队长对这个词不是第一次接触了。

金羽点点头,何警官却摇摇头道,“不不不,我倒觉得这次是人为的,请你相信我。”

“那全身没有伤口是怎么回事呢?”金羽问道。

“这个另当别论,或许还有其他发现。”何警官严肃的说道。

这个时候门外有人叫老何,他出去了一会儿,然后又回来了。

他说,刚才王家的人来这里看看进展如何,一定要早日破案,金羽立马拉着我们出去。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伯,穿着一身西装,带着圆框眼睛,看起来挺和善的。

我们跟他打了个招呼,才知道,他原来是富人王的秘书,名叫柳福,人称福伯。我们拿出了惊奇事务所的名片,还跟他说,王明的死可能跟鬼有关,我们可以协助,这也算是一个委托吧,没想到这个福伯还知道我们事务所的名气,就挺高兴的答应下来了。让我们跟他去王家商谈一下。

福伯好像在王氏集团有些地位,他说的话能代表富人王的意思,在王家别墅逛了一天,始终没有看到富人王的身影,一直都是福伯在做决断,我便忍不住问了。

富人王到底去哪里了?福伯告诉我,老板去外地出差了,暂时回不来,我们可以在这里住两天,关于这次委托的合同,他来代签就行,好吧,我本来打算见一见这位大富豪的,没想到是没戏了。

正当我郁闷的时候,穆旗突然说要上厕所,还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金羽冲我使了使眼色,于是我们三个便一起去了卫生间。

到了外边,金羽立即开口道:“怎么了?”

穆旗一字一顿小声说道:“这别墅,很有问题!”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