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87 评论:0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1张

文/王梆

他似乎也并没有强迫

你似乎也并不乐意

但为什么你还是跟他滚床单了?

到底是什么情绪在作祟?

密歇根大学的硕士生Kristen Roupenian,被某次“短暂却不爽”的网络约会经历激发,写了一个短篇小说《猫人》。该小说自去年在《纽约客》发表之后,至今热议不断,它提出了一个相当有启发性的问题:“为什么不少女性会一边心生厌恶,一边耐着性子滚完一场苟且龌龊的床单?”

小说用第一人称,白描手法讲了这么一个故事:20岁的大学女生玛戈(Margot),在艺术电影院打零工时,遇到了34岁的单身直男罗伯特(Robert),两人一开始通过短信约会。

短信这种交流模式的可疑性在于,词语像“美颜软件”一样,是可以修辞和雕琢的,编得不够好,还有一堆表情符号帮补。而且短信不像面聊,遇到空白可以察言观色,有身体语言参考。通过短信,玛戈得到的真实信息非常有限,直到有些动了心,却仍对罗伯特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在短信里说“他有两只猫”。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2张

谁能拒绝得了猫呢

图片来源:网络

罗伯特不但“养猫”,还具有某种“猫型人格(注:这里指个别猫,非所有猫,爱猫人士请勿上纲上线)”,这种性格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十分善于制造让人眼花缭乱的距离感。此外猫科动物里爱虐的一面,比如抓到老鼠后不急不慢,剥皮拽尾,一边舔骨,一边百般柔情,在他身上也有体现。

有猫型人格,又时不时来点“煤气灯效应”(Gaslighting,心理学定义中一种操控他人的常见手段,表现为总是有办法让对方感到自卑,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等)——罗伯特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男人,不幸让玛戈遇上了。

可玛戈却没有立刻离开他,还独自上了他的车(虽然私下里担心会被载到荒郊野岭杀掉或强奸)。车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了,他明知她未到法定饮酒年龄(在美国,21岁以后才能消费含酒精饮品),却还是为她买了酒。在酒精和某种浪漫幻想剂的催情下,玛戈接受了他的吻(糟糕透顶的吻),但她还是没有回头是岸,反而又上了他车,这次是去他家。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3张

虽然“强吻”常存在于文艺作品里,但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并不让人愉快

图片来源:网络

在审视过他的房间之后,她稍稍安了心。老实说他的房间谈不上太古怪,他似乎也不太可能是连环杀人犯。可他在床上的表现实在不佳:粗鲁笨拙,亲吻时舌头一伸,僵尸似地堵到女方喉咙口;手指像搓衣板(原文是“Poke”),几次不举还忙不迭炫技,把玛戈当成充气娃娃,翻来倒去,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他还发出那种色情片里做作的叫床声……好吧!人品和床品都不过如此,玛戈终于下决心不再见他。

罗伯特表面上答应得温文尔雅,私下里却一万个不平衡——我做错了什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向她发问,她语塞,甚至反思,是啊,他也没犯什么大错。当她又开始感到内疚时,他却发来一串短信:“我觉得你和我在一起很有感觉啊,难道你不觉得吗?或者我太老了?或者你心里有其他人?今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生是你的男朋友么???或者他不过是你的炮友之一?对不起,我们做的时候,我问你是不是处女,你笑了。你笑是因为你睡过很多男人是吧!你和那个男生正在搞吗??????回答我!婊子(Whore)”。

故事以“婊子”这个词结束了。这个故事不能只听大纲,要看原文(网上有几个翻译过的版本,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来看),看了原文才能体会女性在遇到此类“渣男”时微妙的心理变化。他们从不反省自己在约会中的表现(煤气灯,自大又自卑,在床上把对方物化成充气娃娃),一旦约会不成功,就使出荡妇羞辱的招数,把对方羞辱成“婊”。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玛戈没有立刻拒绝他?因为玛戈没有渣男识别器。我们都没有,我们从小到老都被教导:“要温顺,要有礼貌,别老反复无常,别轻易违背男人的意志”。尤其遇到那些年纪比自己大一轮,有些资历,开始长膘,表面冷傲,内心自卑,还特别在意他人评价的男人,我们怕一不小心说了“不”,便伤了人家的自尊心。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4张

你能自在地表示“不要”吗?

图片来源:网络

不少女性在这类男性面前,都会为了遵循某种“约定俗成(Gender Stereotypes)”的女性生存准则(温顺,善解人意,红袖添香),违背自己的爱欲,咬紧牙关忍受一具不喜欢的肉体,还以为自己在百慕大三角完成了一场对男性自尊心的打捞和救赎。很多糊里糊涂,不得善果的约会,据说都是这样发生的。越崇尚男尊女卑的社会,类似的约会灾难就越普遍。

对于“自愿里到底有多少不愿”这种复杂而微妙的女性心理,门罗在她的小说里也作过大量挖掘,比如《Wenlock Edge》。和《猫人》一样,《Wenlock Edge》也用了第一人称叙述:“我是一位哲学系女生,在小地方长大,没什么阅历。我的室友就很不一样,她性经验丰富,有过很多男友,也去过不少地方。目前她和一位富豪在一起。富豪虽然资助她上学,却对她课外的一切行动严密监控。”

她是如何被卷入这段复杂关系的呢?室友卧床装病时,富豪私下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想请她吃晚饭。偷窥欲和好奇心驱使,她上了他的女管家的车。车子开入一栋神秘的宅邸,在一间类似学校衣帽间的地下停车室里,女管家令其脱光衣服,仅用了一个激将法:“你不是个婴儿了吧?哼,还以为你有多与众不同呢!”,这位女生一赌气,竟然就脱掉了衣服——别嘲笑乡下女孩,你以为我不敢吗?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5张

图片来源:网络

室友的富豪男友原来是个叔字辈的矮小老男人,衣冠楚楚地坐在餐桌旁,正对着女生那副“自以为颇具挑衅性,其实却冷汗直冒的裸体”。女生为了显现教养,像穿着皇帝的新装那样,有礼有节地用着餐。宴席上她了解到,这老家伙并不只是脑洞大开,出其不意,竟然也不少迷人之处,比如他似乎精通希腊古典哲学,能从柏拉图扯到米诺斯文明,还去过很多国家。

吃完饭老男人请女生进他的图书馆,让她读诗,还不许她交叉双腿。这位哲学系女生面对熟悉的诗集,顿时自信百增,一页接着一页读下去,直到老男人突然打断了她为止:“够了,够了!读得很好,你的乡下口音和它挺般配。现在是我的睡觉时间!”他把书塞回书架,连句“谢谢”的客气话也没说,便让女管家开车把女生送回了宿舍。

整个过程中,女生不去想“他凭什么让我脱掉衣服?”,或者“我会被强奸吗?”这些常识问题,却自始至终为“自己是否显得谨小慎微,扭扭捏捏”而操心——我的举止得体吗?我过于丰满的乳房真让人感到尴尬!我起身时动静太大,竟然让椅子发出了难听的噪音……这个涉世未深的平凡女孩,在“有钱有阅历的老男人”面前那种赤裸的顺从和彷徨。不管她以为自己有多占上风(年轻,美丽,大胆,颇具挑衅性……),整个过程,她却是彻头彻尾被操纵的。

门罗说:“我边写边想,她为什么会那样做?为什么被操纵时毫无知觉,直到事后才羞愧难当,以至留下了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因为操纵她的,是一把看不见的刀,用门罗自己的话来说,它便是“权力”。权力切割着她的主体意识。从进门,脱衣,进餐,读诗再到被送出门的整个过程,几乎可以被看成是“权力作为神话的催眠过程”。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6张

权力让我们变成提线木偶

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过程让人想起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那个著名的“服从实验”:人们倾向于将责任转嫁给权威人士(有权有钱,学高一等或阅历丰富),以证明自身行为的“正确性”;人们倾向于不去得罪权威;先下达低难度的命令,再将难度层层提高,也叫设套(entrapment),人们会随着圈套的深入,逐渐到达绝对服从的境界。

男权主义者尤其擅长滋养权力意识,制造等级制度和服从观念,鼓吹权力神话,并以此来催眠女性。

要为这种权力神话祛魅,就得跳出男权思维。我们需要不断地反问,我们的“自愿”中有多少“不愿”的成分?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7张

你真的愿意吗?

图片来源:网络

比如在“女性自愿用性资源换取生存资源”这个问题上,典型的男权思维,只会一昧责难女性:“有本事靠自己去挣啊,为什么要求对方有房有车?”或“你有口不会叫救命吗?谁逼你和他睡啦?还不是为了给自己找多一个靠山?”释放这些言论的人(大多是男性),并不见得利益面前就木人石心,论起势利,他们也许比他们所鄙视的女人更擅于曲意逢迎。

无独有偶,他们同时也是鼓吹“穷人之所以穷,都是因为不努力”的那一拨人。一如上文提到的“服从实验”,他们倾向于不去得罪权威,只要能在弱势群体里找到替罪羊,自然就避免了一场和权力的交锋。

而女权主义的思维却注定离不开对权力神话的祛魅。以我国为例,因为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78.9%的中国农村父母外出打工时,更愿意带上儿子,以便让儿子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如果经济条件只能付得起一个孩子的教育经费,97.5%的中国农村父母会选儿子。这导致了义务教育结束之后,只有79.3%的农村女孩能上到高中(——Annual Report on Left-behind Girls in China’s Rural Areas 2016)。

出身寒门的女孩,即使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毕业后仍面临各种歧视。比如因为不久的将来可能会生育带娃,工作机会不但被优先授予男性,薪水也远低于男性(我国就业女性的平均月薪比就业男性的低22个百分点——2018.3.7《China Daily》)。就业女性还因必须承担绝大部分家务,可支配的剩余时间远低于男性(——Gender, Low-Paid Status, and Time Poverty in Urban China 2017.12.8)。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15年发表过一项研究成果(《Catalyst Change: Empowering Woman and Tacking Income Inequality》):女性平均收入越低于男性,就越容易加剧整体的贫富分化。我国2016年的基尼指数是0.465(——the Chines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2017.7);北京大学2016年的一项调查亦显示,我国最富有的那1%,拥有1/3的全国总资产。

性别歧视不但加剧了贫富分化,还不可避免地扩大了性交易的规模。根据Live & Invest Overseas News的报告(2014.12.16),我国性工作者从业比率居世界第六1万人中就有60位性工作者,仅次于尼日利亚和菲律宾——这还是在性行业完全处于非法状态下的统计。

用性资源换取生存资源,对女性来说,自古以来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自愿”里恐怕有百分百的“不愿”。责难她们靠身体走捷径,而不去质问潜规则中各种权力不对等,只会让两性关系走向更赤裸的钱色和权色之路。

参考文献:

1. Annual Report on Left-behind Girls in China’s Rural Areas, 2016

2. China Daily, 2018.3.7

3. Gender, Low-Paid Status, and Time Poverty in Urban China, 2017.12.8

4. Catalyst Change: Empowering Woman and Tacking Income Inequality

5. the Chinese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2017.7

6. Live & Invest Overseas News, 2014.12.16

为什么有些女性即使不情愿,也要把床单滚完_ 情趣资讯 第8张

本文来自谈性说爱中文网谢绝未授权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Chao.Wang@rnw.org

欢迎朋友圈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