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10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95 评论:0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雨预示着事情不妙,那些农人的目标正是我们,小小的农家客厅被挤得水泄不通。

一个矮个子男人站了出来,一口带着川味儿的方言,指着我们大呼小叫,大致意思是,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跑到我家来,不像是好人。

正在一旁领头人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到了我们面前,问了一声:“这里是小义村,你们从哪里来,有什么目的。”

金羽上前一步,用川话赔着笑道:“我们叫做惊奇驴友团,来此地是探险观光的,如果打扰了,我们立马离开。”

那个中年人仔细的把我们每个人都打量了一下,出乎意料的“哦”了一声,然后对身后的乡亲说了一声,散了吧,众人像是看完一场露天电影一般,各自离去。

我正在想,我们这是到哪儿?这里的人说的都是方言,我们要去的废弃工厂是西边没错,也不可能真的跑到四川某个山村吧?这里民风彪悍,刚刚仅是一声号令,全村近百号人都来了,还好有金羽解围。

等民众散去,那个中年男人和颜悦色的跟我们说道:“对不住了各位,我们这里闹僵尸,家家户户都十分警惕设有机关,赶上今天阴雨天,是僵尸活跃的时期,所以闹误会了。”

金羽也淡然一笑道:“没事没事,我们也是无意间闯入了这里,我们还有事,立马离开。”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聊得挺和气,既然这里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那就赶紧离开吧。

临走之时,还问了一下附近有没有工厂之类的,那个男人说没有,我们意识到,路线完全走错了。得原路返回,到之前的分岔路。

我们再度爬上了那片丘陵,奇怪的是,来时的路,竟然没了……之前为了走出这片森林,开辟了一条小道,可是在我们眼前的,只有断壁和悬崖。

我惊讶的问身后的穆旗,不是说五色虫卵留下的印迹不可磨灭吗?现在连条路都找不到了。

穆旗说道,印迹的确没有改变,改的是道路。

我仔细一看,还真是!原来的道路被强行改变,有些地方的树木由于地形改变,被劈成两半,还有半人高的石头,竟然移动了位置!

金羽叹了叹气道:“回不去了,去村子吧。”谁都没料到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我们纷纷失落的往回走。这些村民说村子里闹僵尸,我们得赶紧找个容身之所,实在不行,就只有搭帐篷了。

我们正往回走,之前矮个子的男人正在农作,看到我们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笑脸盈盈的走了过来。他叫张春根,比金羽大一点。

“嘿,哥子,之前的事不好意思,也不知道你们是旅游的,你们今天还在这里旅游吗?”他是对着金羽说的,这里的哥子就是对年长男人的称呼,就是大哥的意思。这里是比较客气的叫法。

金羽连声说没事,只是,刚下了场雨,路都不好走了,回不去了。

根叔继续说道,是不是来时候的路都给改变了,现在没法走了?

我们都很惊讶,就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拿出毛巾擦了擦汗,说道:“哪能不知道啊,这块村子住了大半辈子了,凡是进来的,就没出去过,因为道路总会不停的改变,以前也有人来过,但是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不过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

根叔还说啊,村子不大,六十来口人,但是总闹僵尸!家家防着,所以对陌生人特别警惕。记得上次来了一批人,说是要要抓山里的僵尸回去研究。结果都丢了性命,给僵尸吸干了血,全身没有一块好皮。

我终于明白了山间为什么有发黑的尸体,根叔并没有吓唬我们。

根叔虽然是个单身汉,但是人很好,每天面朝黄土的耕作,还给村里铺煤渣修路,还帮老人打水送柴,他说愿意收留我们,在外头搭帐篷,肯定是不安全的。

人比较多,根叔说还有一间祖屋可以住三个,结果六个人,率康金羽和我一个组,穆旗钱坤和孙篁月住一起,等他们稍微走远,我故作特别惊讶的调侃道,今晚要发生两个壮汉和一个玩蛇的妹子的故事。

结果没到五秒钟,银蛇就趴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连它什么时候上来的都不知道,还是率康帮我拿开的,那条蛇好像不怕他。

当天晚上,我们在外边烧起了篝火,我看着天空繁星易逝,眼中瞳光闪动,凑到了根叔面前,说道:“叔,你们村里真的有僵尸吗,长啥样啊?”

根叔喝了一口闷酒,眼中红红的:“最开始闹僵尸那会儿,全村人都很害怕,村民被咬了的,不管是咬死或者咬伤,只能立即火烧,我的儿子,就是我亲手烧死的……”

根叔说到这里,哽咽了,我才意识到我说错话了。难怪他三四十岁了,还一个人。

“根叔,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摆摆手,说道:“没事儿,后来啊,村子来了一个年轻女人,她叫秦玉莲,用一些虫子对付僵尸,还有解僵尸毒的草药。这村子的日子才慢慢好过了。”

我便立马问道,这个女人在哪儿呢?根叔说,她平日足不出户,只在家中,长得可是跟天上的仙子一般……

根叔说着又抿了一口酒,我也开始对这个仙女容貌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且,村里经常有男人来她这里,挑挑水,送点柴火,都想娶玉莲当媳妇,根叔也不例外,他说他倒不是想娶媳妇,人家水葱似得大姑娘,怎么看得上他这张老脸,他只想多见见她罢了。

根叔说的时候,还痴痴的笑个不停,我说你肯定是喜欢上别人了,他还不肯承认,说你个瓜娃子,又瞎想。

根叔答应我,带我去见见这玉莲。

晚上八点钟,农村里的人基本上这个点都睡了,根叔也没害羞,说他也经常来,都是熟人,不用怕。秦玉莲家的灯火依旧亮着,里面有一阵菜刀裁布的声音。

“玉莲妹子,你要的椒和芽菜我都送来了,睡了吗?”

那道声音停了,然后有一阵伴随着金属物件碰撞的脚步声,叮铃铃的,直到门前,里面的女人声音十分好听。

“是根叔啊,我快睡了,你把东西放这里就可以了吧。”

根叔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得,十分高兴的把那一箩筐都放下了,然后叫我走,玉莲妹子要休息了,不能打扰。

我来这么一会儿,连个照面都没见着,被他十分不情愿的拉着走了。

快到家的时候,隔壁的铁柱子急急忙忙的,根叔拉着问了问:“咋回事啊?”

“刚才有人被僵尸咬了!现在大伙儿都在打僵尸呢!”铁柱子说完,立马拿着一堆家伙跑了。

金羽他们也没见着人影,估计已经去帮忙了,根叔立马回到家里拿出了弓弩还有油之类的东西,我一听打僵尸,立马来了兴趣,想跟着他一起去。

根叔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说僵尸来了,叫我通知一下玉莲了,我转念一想,这样也好,我还可以见一见这个天仙一样的姑娘,就表示同意了。

我挺高兴的,赶紧一路小跑,来到了玉莲的家门前,夜色暗淡,我好似听到一阵阵嘤嘤的哭声,开始我以为是谁家的小孩呢,结果我发现这声音不是来自别处,正是从玉莲家中来的!

我小心翼翼的趴在窗口,想朝里面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那道声音停了,我正纳闷呢,一把明晃晃的剪刀出现在了我的头上!

这把剪刀让我一下子心惊胆战起来,趴在窗子上的手差点就松开了。

“你是谁?”一个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接着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可能是她太好看了,我盯了半天,竟忘了回答。精致的面孔上带着一丝嗔怒,高挑身姿,丹目朱唇,最引人注目的是,分明穿着一身似火的红衣,但是无论从气质还是言语,却是似寒冰一样的冷酷锐利。就像冬天里的雪一样。

我回过神来:“我听说有僵尸出来了,根叔叫我通知一下你。”

女人用不相信我的眼神看着我:“真有僵尸?”

我点点头道:“是啊,我的伙伴们都去了,对了,你不是会有驱赶僵尸的本领吗,也去帮帮忙吧。”

女人把窗子一关,差点把我手砸到了,然后听到他在里面说道:“让他们自己去吧,我已经教过他们方法了。”

我应了一声“哦",然后准备离开,再多呆,人家真的以为我是流氓了,我转过身,刚迈出前脚,就听到玉莲在我背后响起。

“那个谁,来帮我一下!”

我一听全身精神为之一震,这大半夜的,她这样叫我进她屋,真的好么!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重新来到了她家门口,正准备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动。奇怪,不是她叫我吗?那是谁啊。

我看了看四周也没啥人,秦玉莲在里头又说了一声,“你帮我去根叔橘院摘点橘子还有西红柿,再跟他说一声以后别送辣椒来了!”

我一愣,原来是这样啊,就连声说行,然后转身一路小跑。在根叔的橘院摘了好多橘子和西红柿,接着又不知疲倦的往回跑。

这一来一去,头上都出汗了,就想问她借口水喝。结果她让我把东西从门缝里递过去,然后说了一句:“谢谢你了,你回根叔家喝吧,他家水好喝!”

我气的说不出话,哪有这样对人的,感谢都不够诚恳,还叫我走。

回到根叔家里,我把这事儿跟金羽说了。

他诧异的说道:“这玉莲爱吃这酸的,怎么跟孕妇似得?”

根叔显然不淡定了,连声说:“怎么可能,人家玉莲还是黄花大闺女,还没男人呢,怎么可能就怀孕?”

他语言有些激动,仿佛玉莲的贞操比什么比他的什么都重要。

金羽多了两句嘴,就说:“你看啊,这个玉莲之前叫你送辣椒不是,现在又叫你送番茄什么的,肯定是改变主意想生个男娃,要知道,男娃才能传后嘛。我的推断是没错的。”

根叔脸色挺不好看的,就不耐烦的说道:“净瞎海吹,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玉米地呢!”

我就拉着金羽去自家房间睡觉了,他还色眯眯的问我,秦玉莲漂不漂亮,身高多少啊之类的话。

我把他一推,自己去打洗脚水,根叔好像挺伤心的,一个人披着单薄的外套坐在门槛上看月亮,手上的烟杆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送,我看了一眼。没有上去搭话。而是回到了自己房里。

我感觉这事还得赖我,不该随便把人家姑娘的事情告诉他们,尤其是金羽,竟然是这种人。

想着想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直接给推开了。

他突然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对着我问道:“你见过这个玉莲没有?”

我扭过头,发现他此刻表情认真了许多,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轻薄,就回答道,看到了,怎么了。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10 情趣资讯

他说,这个玉莲学习的是苗疆蛊术。属于黑巫一脉,这样的一个本事非凡的女人,却藏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头,太奇怪了,我不知道她有什么企图,总之先搞清楚比较好。不如,先问问春根,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说,得了吧,人家根叔才不想理你呢。还是我去吧。

我默默的坐在台阶上,他见到我,把头转过去,自顾自的抽着烟,可我分明看到他的眼里红红的,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没了儿子,老婆也跑了,却暗暗的喜欢着一个孤身女孩,接着我们聊了一会儿。我才知道,,玉莲大概是半年前来的吧,不过后来好像一直是呆在家里不出去,对付僵尸办法我们也会就没麻烦她了。后来她家常常有小伙子帮忙,也不知道看上了谁家的。

他叹了叹气说困了,就回屋子了。可我的心里却酸溜溜的。

跨岁恋,加上单恋,这是一件会让人痛苦同时又让人黯淡或欣喜的事情,可能单恋很多人都经历过,最后都成了伤心难过,让生活变了样,让自己魂不守舍,但是根叔这样的,我却是头一次见,可能他送一把蔬菜水果,或者送两挑柴,自己就特别满足,能够一天干活都很卖力,此外,别无他求。

玉莲怀孕的话,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很毁灭的打击。

金羽过来问我关于玉莲的事情,我把根叔跟我说的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金羽听后眉头一皱,就说没事了,安心睡吧。

我们三个睡一间房,我打的是地铺,所以有些睡不着,房间又热,加上尿憋得慌,就起来准备撒尿,结果发现根叔的房门是开着的,我就特别好奇的出门看了看。

农村外面的夜静悄悄的,只有一阵阵虫鸣,我想先找个地方,把私人问题先解决了。

走到了房门后边的树下,拉开裤链便迫不及待的开始撒尿,刚尿出来,一双大手无声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吓得我差点尿不出了!背后凉凉的。

我扭过头,看了一眼,金羽正笑呵呵的看着我,这家伙没事就喜欢吓唬我,刚才的尿差点吓没了,我转过身来,对着他把刚才没尿出来的一股脑全尿出来了,他惊叫着连连后退,还是惹了一身腥!

“喂,你小子找抽呢!”他裤脚明显已经湿了,想发怒又不能靠近。

“哈哈,谁叫你吓唬我啊,活了个该。”我自信的提起了裤子,不屑的说道。这家伙把人家根叔都气跑了,还敢来吓唬我,真是自讨没趣。

“你知道春根去哪儿了吗?”金羽严肃的说道。

我哪儿知道啊,就摇摇头,准备回去睡觉,他叫我好好想想。

我突然一拍大腿,在玉莲哪儿!

金羽说现在赶紧跟着一起,看一下这个玉莲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们马不停蹄的朝玉莲家那边赶,她家比较偏,本来大半夜没睡好,眼皮子就一直打架,金羽还嫌我慢。

不过,快到她家的时候,一阵嘈杂的躁动声就让我提起了精神。

开始是一阵惨叫,后来化作了哀嚎,我看到根叔就在前面,个子矮小也不那么年轻力壮的他把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压制着一顿暴打,,其中一个好像倒在了地上,根本起不来,而另外一个十分恐惧,丝毫不敢还手,而根叔却还是不解气,反倒是揍得更狠了,活像一头凶狠的孤狼,最后把扁担一丢,怒气冲冲的对着那两个年轻人大喊着“滚”

其中一人扶着另外一个,抱头鼠窜,连头也不敢回。

根叔还在原地喘着粗气,令我都有些不敢靠近。我们稍微瞅了一眼玉莲的屋子,一点动静也没有。

金羽稍稍上前,低声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根叔说道:“隔壁的大黑和二黑半夜想溜进玉莲的房间,被赶出来了,下次再见到这两个孙子,我非揍死他们不可!不过还好,玉莲没事。”

两个混蛋小子挨了打,这种丑事,他们也不敢张扬,差不多也是个息事宁人的结局,我们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屋子里一声:“你们进来吧!”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