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9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326 评论:0

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三十来岁,没有胡须,长得极为普通,就是那种丢到大街上去,立马很难分辨的相貌,若非要说有什么特点,那么只有一个字,丑。

“为什么你要害我?”我没想到会是他,这个自始至终,没有接触到的人。

陈光辉一声轻哼,冷冷的说道:“是你伤了别人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个在远处观望的见证人。我说,罗宇啊罗宇,你纵使有玉佩护体有那又如何?可是你如今还是栽在了我的手上!”

“这是你早就预谋好的,小刘为什么会听你的话?”我压抑住内心的震惊。

“哈哈,我实话告诉你吧,只需要一点摄魂走尸的技法,一般人就能为我控制,我自小在湘西拜师学艺,这点能力,不算什么,倒是你这个废物,什么都不会,招来天大的阴运,而这块玉佩偏偏选中了你,简直可笑,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祸吗?用不了多久,鬼村里的东西就会出来了,到时候谁也拦不住!等你死了,玉佩归我,那么还可能有一线转机!”

我苦笑道:“你就这么想我死?”

“我的父亲,只不过是一语道破了你身上的秘密,他就惨遭恶人夺魂,而你呢,却什么都不知道,等我报警,你们都得坐牢,儿子杀人,父亲是从犯,哈哈,证据确凿。”

他话语间,越发兴奋,阴阳怪气的笑着。

陈光辉的父亲,是因为看破了我身上的秘密,才给人所害的吗,他明明是太过贪婪,设法夺玉不成,反倒搭上自己的性命,我不管此刻陈光辉说的话几分真,几分假。在我的眼里,他是个疯子,精心设计的局,不过是求我一死,从最开始,用摄魂术操控青面鬼,到现在的请君入瓮,无疑证明了他走上了一条弯路。

“何警官,杀害王明的凶手找到了,出来吧。”我掏出了录音笔,对着这片山野平静的说道。

片刻,从路边草丛竹林里,钻出来十来号刑警,为首的正是何警官。他持着枪,庄严的朝着陈光辉说道:“我们怀疑你蓄谋杀害王氏企业王仁富的儿子王明,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陈光辉此刻明显慌了神,他万万没有想到,刚才的所有话语,不过是一场戏,此刻,正恼羞成怒,蓄势待发。

乡间小路上花草依旧,唯独山间的林子阴风猎猎,似有一场阵雨即将来临一般。

陈光辉冷冷的笑了一声,他没有选择逃跑或者就范,而是拿出了一个小阴锣,闭着眼睛,嘴里默念着什么

当当的,当当当……

阴锣的声音在这乡间小路响了起来,显得特别空洞,同时,还伴有一阵渐渐靠近的脚步声,窸窸窣窣。

什么声音,我们不约合同,纷纷想四周看去,前面的小山包上动静越来越大了,空气中弥漫着腐臭味和血腥味,我赶紧捂住了鼻子,那个方向,不正是我们村子的坟地?

足足有十来只尸体莫名其妙的从坟地里爬了出来,有的身上的腐肉都开始掉下来了,何警官见多识广,还算比较镇定,立马下令道:“开枪!”

子弹击中如同豆子打在铁板上一样的响声,行尸们纷纷发出宛若困兽一般的咆哮声,不少刑警被打翻在地,还有的直接逃跑了。

我爸站在那里已经被吓得不轻,我叫他赶紧走,已经来不及了,一只行尸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我用身体去挡,结果直接给震飞出去,还好我爸没事,我艰难的爬起来,对着我爸喊道。

“快跑,别管我!”怎料这只行尸转眼盯上了我,直朝我扑来,我爸也想保护我,可惜已经晚了。

我觉得我没啥遗憾了,做了那么多错事,至少保护了一次我的爸爸。

“干得漂亮,这次可以给你八十分!”

就在我内心无比绝望的时候,一道轻笑般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来。

我愣了一下神,只看到刚才的那只行尸被斩去头颅,我猛地抬头,看到穆旗右手抓着一把溅血的金色长剑站在了我的面前,刚才那一剑速度极快,行尸连嚎叫的机会都没有就倒下了。

有一只行尸想要靠前,一把墨杆云叉横空飞来,直接削去了它挥舞着的手臂,金羽也浅笑着,从竹林后走出。果然,他们如约而至,我露出了宽慰的笑容。这便是原本该有的剧本,忽然,又想起来受伤的小刘,赶紧喊道:“穆神医,快来救人。”

穆旗看了看身后说道:“师兄,这里就交给你了。”语罢,立即走到了小刘的身边,其实我拿的不过是普通匕首,真的断魂匕首还藏在身上。伤的也仅仅是小刘的手臂,他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需要立马救治,穆旗很精心的为他包扎,敷药。还用银针刺激他的穴位。

不一会儿,他就醒了,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是应该回公司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受累了,兄弟。”说完,就叫我爸带着他赶紧离开。

金羽一人对付十几只僵尸,依旧游刃有余。穆旗也加入了战斗,两人很快清理了这块战场,最后只剩下陈光辉一个人。

自己埋伏好的行尸全部被消灭,陈光辉面色骤变,丢掉了阴锣,捡起了地上的一根长竹竿,直朝穆旗他们冲来,穆旗握紧手中长剑,只是一剑,似有一道金色光芒闪烁,陈光辉手中的竹子被从头到尾劈成两半,连虎口也顿时鲜血直溢。

陈光辉双手血淋淋,已经没有还手的余地了,胜负已定,他被一招打败并没有太过慌张,反倒是嘲讽般的笑了起来。

“你们也帮那个废物?”他指着我说道,满眼都是愤恨。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杀他,还有为什么要杀王明。”金羽则在一旁表情淡定,像刑警大队在盘问犯人一般的口吻。

陈光辉听后,竟捂着脸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有些惨淡。

“不杀了王明,那只老狐狸是不会现身的,不杀了罗宇,玉佩的力量就会被浪费掉了,还要为我爸报仇。所以,他们都该死!”

“操控青面鬼杀害王明,又以赶尸一脉最高级的摄魂法控制小刘最后栽赃与人,不得不说,你的确厉害。”金羽的话语甚至带着夸赞。

陈光辉面色凄凉,没再多言,接着被何警官上了手铐,警察们把他带走了。

幕后之人终被抓获,我们合伙演了一场戏,看似是请君入瓮,实则,用的正是引蛇出洞,一击即中!

那天晚上,我踌躇不安,跑去问金羽谁会是杀害王明的凶手,他说他也不知道,只是明确了一点,此人会驱魂,赶尸一类的秘术,极为危险。能控制一个鬼魂来骗你,若不是穆旗即使赶到,恐怕,你已经凶多吉少。

我何时得罪过这样的能人?莫不是我命中的阴运纠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样一个不需要露面就能杀人的人,我怎么防备!除非……他肯露面。

我突然心生一计,对着金羽道:“他会有第一次,那么肯定也有第二次才对,而且,此人在暗中,一直观察着,寻找机会,上次他算好你们回来的时间,把我骗走,说明他很了解我现在的情况,时刻准备着害我,如果我单独出行,而且选择在白天,那么他必然会放松警惕,亲自露面,到时候,你们再及时出现,将其抓获。”

金羽大喜道:“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啊,只是你能演好这一出戏吗?”

我自信的拍了怕胸脯:“没事,我明天就假装回家!”

陈光辉被带走之后,穆旗立马给事务所其他成员发了紧急通知,一天的功夫,三个伙伴总算是结伴而归。他们出行带着旅行包,带着太阳帽,穿的很时髦,咋一看,还以为是驴友团的。

仔细一瞧,他们身上还是有着显著的特征的。

那个带着墨镜皮肤黝黑的是钱坤,嘴唇看上去有些厚。

那个女人虽然穿着前卫,但衣袖间却有着苗族特有的银饰。袖间还有一条银色小蛇时不时的探出头。

看似最为正常的是飞刀刘率康,不过他丢硬币的时候,竟从离手开始,在空中没有翻转过,最后平稳的落在了桌子上。

我跟他们热情的打了个招呼,结果他们把我当空气似得,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走到了金羽身边。还埋怨道,同住一个屋檐下,怎么这么不待见人,他却笑了笑,先跟我介绍了他们。

还对我说了一句让我当时震惊的话,不和你交朋友的原因是,做我们这行的,基本上每天游走在生死边缘,不知道明天身边的朋友还在不在,尤其,是你这样的弱者。

穆旗办公室里,他们三个也经过我们的解释,了解到了大致情况,开始讨论起来。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9 情趣资讯

有一个很深的疑问令我疑惑不解,陈光辉说富人王是老狐狸?一个腰缠万贯的大富商,何必加害一个花圈店老头呢,除非真的和他说的一样,因为我胸前的这块玉佩?

直到金羽跟我道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我才恍然大悟,当年的鬼村,原本先辈的合力封印镇压,全村六十九口人,以六十九口棺木镇压,成了一片古墓禁地,可保四十年太平。

谁知富人王建立工厂,恰巧选在了这块禁地之上,大兴土木,导致土石开始松动,曾经的阵法被打乱,女鬼王竭尽全力冲破了封印,出棺之时,由于虚弱无比,依附在了硅胶娃娃上,最后借助我的一口阳气,恢复了一成功力,目前又回到了禁地之内,假以时日,恢复至十成,必定势不可挡,现在灵异圈看似群雄割据,实则实力分散,不堪一击,更不谈合力对付女鬼王了。

常言道,趁她病,要她命。我们目前唯一的胜算,就是即刻出马,消灭鬼王,之前一直没有被找到的地点,也被金羽查到了。其实,也很简单,女鬼王回到禁地,这片与世隔绝的地方,对她恢复功力大有裨益。

金羽打听到了富人王前段时间有一个工厂发生爆炸时间,全部员工遇难,连尸体都没了,虽然消息被封锁,没有报道在报纸上,但是毕竟事情闹得太大,很多知情人士义正言辞的称确有此事。最为关键的是,那个工厂生产的就是美魅惑牌子的充气娃娃

一切都说得通了,根本不是什么大爆炸,硅胶还能炸不成,那是女鬼王吸尽了他们的阳气,所有人都被吸去了骨肉,仅剩一张人皮!

我们此次行动,不光面临的是女鬼王,还有富人王,他修习养尸之术,更是在自己家中开辟了一块养尸地,此人非常棘手。

我们一行人找到这个工厂并不算难事,金羽拿出他压箱底的一套寻路工具,倒是很顺利的找到了这个古墓禁地。这是在一片荒林之后。若不是听说这个曾经有个工厂,我还真不相信,这个地方曾经有人。

“嘎……”头顶上一声怪叫,我们纷纷抬头望去,是一只体形消瘦的大乌鸦,红通通的眼睛仿佛也在盯着我们。像是跟我们过意不去一样。

金羽道:‘自古乌鸦就与坟墓为家,如今无坟可依,它自然在此逗留了。”

乌鸦还在叫个不停,孙篁月上前一步,那只在她袖子里的蛇也钻了出来,盘在手臂上,然后他把银色的蛇放在了耳边,然后开口道:“乌鸦的意思是说前面不能过去。”

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分岔路,金羽喃喃道,奇怪,这里应该没有的这条路啊。

在路口,突兀的出现了一块金字石碑,上面的写着几行看不懂的隶书,穆旗上前,一字一顿的读道。

“六阴之棺,古墓禁地,今合茅山、龙虎山、苗疆驱魔一派等众人之力,指天一剑加持,封印此煞气魔地,可保四十年!”

那么,再走几步,前面就是禁地所在了,穆旗豪迈的问我们有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是我,钱坤和刘率康都面无惧色,尤其是飞刀小子,爽朗一笑,说,但听老大吩咐,我心里虽然紧张得要命,却也拍拍胸脯,证明自己不是软蛋。好歹在练胆测试中也是顺利通过的。

一路上走了一阵,就觉得不大对劲了,按照计划,我们早该到了那个废弃的工厂才对,如今,差不多走了一两个小时了,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了,我们仿佛闯入了一片森林。

脚下起了一层雾,看这个趋势,雾气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穆旗开口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这个时候,连金羽也慌了神,手里不断的摆弄着风水罗盘和寻龙尺之类的东西,然后骂道:“吗的,我们好像走错道了!刚才那个分叉路应该是不存在才对!”

众人开始有些不安了,我直接问道:“那该怎么办啊,能到目的地吗?”毕竟出了这样的状况,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金羽稍作镇定,对着钱坤说道:“快把包里的绳子拿出来。”

周围的雾气渐渐变得非常浓郁,周围三五米的地方,就看不清了。我们一行,六个人,全部用这个绳子系在腰间,金羽穆旗在前面开路,我在其后,小飞刀殿后,我身后的是孙篁月,我们一前一后,偶尔碰到了一下她的手,感觉柔弱无骨,不像是那种强悍的姑娘。

我们感觉像是走了一整天一样,看看时间不过才一个半小时,可是在心里,我感觉很慌张,看到前面穆旗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还不忘地上撒五色的灰土。

我好奇的问他这是在干嘛,他说这个叫五色土,云南昆明每年春季,就可以采集到这种五色土,白土为金,青土为木,黑土是水,红土为火,黄土则是土。这五种颜色的土壤能够培育出类似蚕一样的五色土卵,俗称“土蛋”,将土蛋洒在地上之后,能够形成一条连雨水也难以冲刷的路径,这样以来,我们回来的时候,就不会迷路了。

“如果天黑之前,我们离开不了这片森林,我们就别想活着出去了!”穆旗对大家说道,原本疲倦的身躯被他这么一说,立马打了精神。

可是,他一个人在前面,走得老慢了,我们想快也快不了啊,我便催促道,老大,你走快点没事,我们还有体力!

他看了看我,目光扫了扫路径,然后说道:“你看看那儿。”

我低头一看,脚下有一具发黑的尸体,全身衣服破烂不堪,没有一块好皮,而且连血肉都看不清,整个身躯缩小了一半,像是给人掏空了一般。七窍之内,不少白色的蛆钻来钻去,像是死了没多久,却被吸干了身上所有养分一般。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捂住嘴巴,差点呕出来了,

穆旗说道:“此人死了不到五个小时,前面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出现,大家小心了。”

金羽叹了叹气,只是叫了一声钱坤。

钱坤这家伙很有一身肌肉,恐怕是除了穆旗之外,力气最大的人了,身上背着的包最大,他伸手掏了掏,拿出一个白色药粉罐子。直接全部倒在尸体上,我们已经走远了,只听道“滋滋”的声音,我回头望了两眼,黑色的尸体已经化作一摊水了,直冒泡。

钱坤手里的东西,叫做灭尸粉,对于行尸特别管用,这样带毒的尸体留着,只能害了别人。

从此刻开始,我就特别留意脚下,穆旗走得那么慢,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身边时刻藏匿着危险。

例如,巴掌大的蜘蛛,浑身冒气的蟾蜍,还有遍地爬的蜈蚣,都让我不得不提心吊胆,我的身后是孙篁月这个姑娘,再怎么说,我也不想在她面前丢了面子。就假装一副淡然的模样。

好像,她看得出我每一步都很小心,然后,轻轻的笑了一声,把手中的银蛇放到了地上,过了一会儿,银蛇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上,再看地上,那些小虫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孙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银蛇爬到了她的脸上,她爱抚般的蹭了蹭,然后骄傲的笑道:“那些毒物,在我的蛇王面前,都得俯首称臣!”

我在心里由衷的感叹道,这女人,真霸道。

这个时候,穆旗停了下来,指了指前面道:“我们,出来了。”

我们翻过了一个丘陵,这里地势较高,雾气也渐渐散去。

前方,天空万里无云,金色的晚霞洒在了一片穷山恶水之间,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蜿蜒在低矮的丘陵之间,远处还能看到不少农家屋舍的袅袅炊烟,白墙乌瓦,一片静谧。

“这……”我有些目瞪口呆,这种建筑即使在我老家也是很少见到的,大多数农村出来的,打了几年工,便回乡里盖房子了,村里小三层基本普及了,难道,这片地带还处于那种经济落后的时期?

我们要来的是那个废弃的工厂,竟然迷路到了这里,刘率康问金羽,之前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啊,怎么跑到这种破地方来了?金羽也是摇摇头,说不知道,如果是鬼打墙,应该立马能发现并且破解啊,这完全不像是鬼的幻术,反倒是有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我们都没出声,看着他讲话,他缓缓说道:“有可能,是道路被改了,之前的那个分岔路,原本就是不存在的。而且,我们一路撒五色土,没有走过重复的路,几乎不会发生鬼打墙这种事情。”

既然有炊烟,那么肯定有农民,我们问问就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走到了最近的一家,刘率康自告奋勇,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却没人答应。我们都跟了上去,刘率康稍微用力推了一下,门没锁,自己开了,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张桌椅,却一个人没有,我们面面相觑。正准备进去,率康说了一句等一下。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一元硬币,像是扔飞镖一样朝里面一丢,手法极快,我都没有看清弹道,就听到“簌簌”两声,一道道飞箭射了出来,打在了门板之上。

钱坤走上前,看了眼说道:“这箭上还有毒,威力很强。”

刘率康得意的说了一声,好了,可以进了。我们这才进去,若是贸然进入,刚才,恐怕是已经中箭了。

这几个人中,我比较喜欢刘率康,对人热情,对机关暗器理解很深,不像钱坤一样冷冰冰的,至于孙篁月,我很怕她身上的那条蛇,当然到了后来,我跟那条蛇也渐渐熟悉多了,还拿鸡蛋三明治喂它。

我们坐在了这个农舍的大厅内,短暂的休息,让我们安心了不少。

“轰隆!”一声沉闷的雷声响起。

望了望窗外,天边突然飘来了几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大地也瞬间变得暗淡无光。

我们正坐着休憩,突然看到远方不少带着雨衣的农人扛着锄头正往这边赶来,为首一人喊道:“走!大家伙儿,这回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进来!”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