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8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90 评论:0

穆旗的出现,让青面鬼紧张起来了,青面鬼抓住我的手也松开了,正专心对付穆旗。

我是第一次见到穆旗动真格的,之前听闻老秦和金羽说过,穆旗的本事的厉害之处。天生神力,也曾当着我的面一章拍碎了桌子,穆旗作为惊奇事务所的老大,实力着实让我赞叹不已。

手里拿着一把金色长剑,很有古代剑客的气质,耍起来的剑招,更是虎虎生风,青面鬼三个回合就貌似招架不住了,只是这般,穆旗貌似并没有使出全力,招数行云流水,青面鬼毫无还手之力。

青面鬼气急败坏,一声低沉的嘶吼,继而疯狂的朝着他冲了过来,穆旗只是一声冷哼,金色长剑如同他的手臂一般灵活,挡住了青面鬼的迅猛攻击。

月光之下,穆旗手中的剑被折射出了一道道金色剑光,零零碎碎的,在一旁观战的我顿然对穆旗生出了敬畏之意,原本对他的讨厌全都抛诸脑后,心里只有一阵阵的激动。为他每一剑都暗暗叫好。

又是数个回合,青面鬼显然不敌,显出疲惫之意。而穆旗也并没有显得很轻松,眉头微微一皱,高声道。

“竟然不惧任何法器的震慑,你很不一般啊,看来,强行拉走王明的就是你对吧?”

青面鬼不语,嘴角露出一点阴邪的笑容。紧接着,变化出了一道残影,下一秒,我的脖子已经被鬼爪抵住。我太过专注于观战,万万没有料到,他会拿我当人质。

“是又如何?王明我要杀,这个人,我也要杀!”

穆旗不语。只是将剑一挥,一阵寒光闪过,我的脖子已经舒服了好多,青面鬼立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仿佛被贴了定身符一样。

我赶紧跑开,没想到青面鬼的魂体竟然开始微微颤动起来,连他的表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抱着脑袋,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声,最后竟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连魂也消失了。

穆旗竟然一招灭魂,我看着穆旗冷峻的脸,发问道。

“灭了它的魂,不问问来由吗,他为什么要杀王明啊?”

穆旗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得,连回答也冷冰冰的。

“没用的,这个鬼只是个傀儡,真正的幕后之人,还未现身。”

正在此时,金羽急匆匆的跑来,脚步停在了我们面前。

“那只鬼呢?”

“已经被灭穆旗灭了。”我没好气的说道,又是到手的线索,断在了这家伙手里。

谁知金羽只是应了一声,然后叫我们赶紧回去,有重要的事,要商讨一下。

我起初还以为是金羽用占卜的方法找到我的,没想到不是,金羽他们是一起出去的,但不是一起回来的,穆旗先找到我,原来,金羽稍稍提前回了一点,发现我不在立马通知穆旗,所以穆旗没有先回事务所,而是来找我。我才知道,他找到我的方法,是我藏在身上的这本古书。

我主动的把身上的书交了出来,然后默不作声的等待发落。跟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我还在寻思着怎么解释。

穆旗倒是主动开口了,话语没有生气,反而很轻松。

“这本《青囊秘书》又不是武功秘籍,你拿来看了也没用啊。”

我瞪大了眼睛,问道:“啊,那这本是什么?”

穆旗没有作答,转身将书放回了原位。

金羽笑笑道:“亏你还是上过大学的文化人呢,读过历史不?知不知道三国时期,华佗曾经写过一本《青囊经》?这本是穆旗的先祖整理改写的版本。”

我恍然大悟,虽然大学读的是理科,但是对于《青囊经》的故事,还是听过的!相传,三国时期,华佗被曹操困于许昌死牢,他在牢狱之中,将毕生的医术写成了一本医术《青囊经》,交予狱卒,没想到胆小怕事的狱卒不敢手下,无奈之下,华佗唯有忍痛将心血之作焚毁了。

这么说来,当年的《青囊经》被保存下来了,更是传到了穆旗先人手中,所以他的医术才如此高明。

金羽补充道:“而且就算是给一般人,别人也看不懂的,因为啊,上面的文字全部是隶书写的!”我对穆旗的崇敬之意更上了一层楼,这个时候,他回到了大厅,坐在了我的对面。

“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你的问题吧。”

穆旗开口道。

我微微点头:“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随便拿你办公室的东西了。”

穆旗继续说道:“不是这个问题,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娃娃鬼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想了想,的确是这样的。而且身边也再没有人无辜受难了。

“她躲起来了吗?你们不是在追踪她吗?有没有线索?”

“我和师兄二人,又去了一趟王家,得知了梅子的死亡真相,也发现了娃娃鬼的藏身之所。”

我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继续讲下去。如果能彻底消灭娃娃鬼,那我就不必天天担惊受怕,然后能过上自己平凡的日子了。

“娃娃鬼应该在富人王的工厂,并且和富人王有很大的关系,那天碰巧梅子来找王明,谁料发现了富人王的秘密,所以,他才制造了食物中毒来封口。梅子死后,痴恋人间,魂体飘忽不定,加上她看到王明在她死后痛哭流泪,便留下了强烈的执念,本身偏阴的体质,竟然受到了工厂之内娃娃鬼的影响。鬼气大增,于是,她开始寻找王明,但求一面相见。这就是为什么,梅子的鬼魂也这么厉害。”

“这么说,梅子的鬼魂回到了工厂?”我吃惊的问道。

穆旗说,他不知道梅子的魂去哪了,但是知道,娃娃鬼已经回到了工厂了,她原本就是属于哪里的,被封印多年,暂时还无法脱困。

我越听越迷糊了,既然这么确定梅子在工厂里,那还瞎操心什么啊,洗洗睡吧!话说她还被封印多年,什么鬼,这么厉害。

金羽清了清嗓子接过话柄,貌似他最爱这种长篇大论。我已经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

"相传,数十年前,在一个遥远的山村里有一只厉鬼作乱,三日之内,整个村子的人全部横死,成了著名的鬼村,业内的上百号高手为了镇压妖邪,合力给她镇压在了村子里面,到了后来,这鬼村的故事知道的人也渐渐变少了,只有老一辈经历过镇压的前辈知道,每每提起那一场大战,都触目惊心,仿佛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当年那个鬼,也就是现在的娃娃鬼。”

金羽的话说完,我顿悟了,虽然,我们不知当年鬼村在什么地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当年的鬼村就是现在的工厂,而且,还被富人王利用。纵然他懂得尸鬼之术,但,这个几十年前的厉鬼可不是闹着玩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工厂灭了娃娃鬼不久没事了。”我开口道。

哪知道,金羽他们说,只从福伯口中偷听到工厂。并不知道是那个工厂,要知道这个富人王手下可是有上百个工厂。

既然,我暂时没有阴运带来的灾难,也就不必天天提心吊胆的做人了。不久,就能回趟家看看爸妈,我便问道。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静观其变吧,我们可以等等富人王那边的消息,他可能快要回来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本想请个假回家看望一次的。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开口问道。

“王明,真的是那个青面鬼杀的吗?”

“是,也不是。”穆旗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我疑惑的问道,什么叫是也不是。

他解释道,这个青面鬼被摄魂的手法控制了,青面鬼的意识就是施法者的意思,你还能指望,他自己说出自己是谁不成?总之青面鬼不过是个杀人的工具,那个背后的主的确非常不简单啊,青面鬼本身道行不浅,加上施法的人亲自来操控,所以不会惧怕一般驱鬼法器,简言之,就是有人控制鬼来杀人。这种手法,非常高明,不用自己现身,也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着实想不出谁和王明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而且,不光是想杀王明,也想杀我,开始还想,既然没有阴运缠身,我回家一趟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这样的话,我怕是一出门就会被这个幕后之人所害。

怎料,穆旗先跟我说:“这样吧,你这两天准备准备,找个时间回家,我和师兄还有要事要办,事务所暂时停业。”

既然他要给我放假,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一口答应下来了。

回到路上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爸,他一接电话就问,我这几天去哪了,电话都打不通。

我想了想,没道理啊,电话有话费,也一直开机,不过一想到,我没有厄运缠身了,就每太在意。

我很高兴的跟我爸说,我有工作了,今天休假,我特地回来看看你们。

他说行,还夸我好样的,电话里头父子俩聊得挺开心的,还约在车站见面,我挺感动的,中午也没顾上吃饭就马不停蹄的去公交站,果然一出公交站,我就见到了他。

我们爷俩准备离开,我爸看起来精神挺好的,上次受伤已无大碍,我还问了二姨夫的家的事儿,我爸说二姨夫没事,现在带着表哥去医院呢,我这才稍微放心了。想想他家境况,我心里顿生一阵酸楚,我身负阴运,偏偏受难的是我身边至亲之人。

我想到这里,我爸也叹了两气,唉,这咱家的亲戚命这么不好呢,小千那么好的一个小伙子,说疯就疯了,还说现在外面工作压力大,叫我多注意,将来再找个好媳妇。

如此一说,我心里更难受了,冯千表哥的遭遇是为我挡灾,怪我没本事,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交往,甚至连个交往比较好的女孩都没有,更别谈找个女朋友了。还去买充气娃娃,最后引来这么多灾祸。现在还有人来害我。现在回趟家,本来是挺开心的,突然心里有些不踏实了。

走了一阵,快要到我们村了,突然有人在背后喊话,四周也没其他人,只能是叫我们父子俩了,我们回过头来,一个年纪与我相仿,带着金丝框眼睛,穿着小西装,看起来也是初出社会的样子。他挎着一个小包,走到了我们面前。

“叔,大兄弟,我们是镇上新开的保险公司的,这是我们的介绍,可以看一下。”

原来是个发传单的,我平时也就象征性的接过来看一下,然后转身就丢垃圾桶。这段日子,家里头出了不少事,我也不确定这个娃娃鬼带来的厄运是不是真的没了,还动了买保险的心思,但是骗子那么多,这个人也不认识,我很好警惕的说了声:“不用了。”

反倒是我爸很惊讶的说道:“你是不是那个老刘他家的儿子啊。我去过你家知道吗?你爸是我同学,我听他说你也们家要搬到这里了。”

“噢!你是罗叔叔,我这次来这里,也想着去你家看看你,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这个小刘竟然和我爸认识。

我爸这人挺健谈的,拿着传单看了看说挺不错的,还问地址在哪,结果这个青年还真说出了镇上的具体地址。我爸这么一听就同意了,说给咱家人都买一份。

我想既然是熟人,那买两份也没关系,反正还能给打折,我发现这个小刘也是不幸之人,他爸是我爸同学,但是嗜赌成性,那点家产都被他挥霍光了,小刘他妈跑了,老刘也得了重病,常年的药罐子,小刘高中后就辍学去打工了,现在回来了,准备在家里找点事做,顺便照顾他爸。

我们一路随便聊了聊,我就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小刘哥啊,你做这个多久了啊?是那个保险公司啊?大不大。”

小刘回头微微笑道:“不长,也就半个月,就是镇上的平安保险公司,不大,所以平常除了跑业务,也得出来拉人。”

等一下!我的脑海里好像想起了什么,半个月前,我在镇上找工作的时候,好像去这个公司,是挺小的,本来打算面试,结果人家告诉我已经关门了。我记忆特别深。

倒闭的公司还能重开不成?这个小刘有问题!

他带我们走的是小道,脚步也很急,说是近一些,其实分明是在绕远,我停下了脚步没走了,他走了几步也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他用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我爸也十分不解。

我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他站在原地怔了怔,然后展颜道:“我是小刘啊,怎么了?”

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很好奇的看着我。

我心想,这货还装,选在了没有太阳的地方。是怕暴露原型了吧,那个背后想要杀我的人,此刻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掏出了断魂匕首,这是临走的时候,穆旗送给我的,说凡是遇到厉鬼,杀!

“我警告你,别再想来害我的家人了,否则我怪你是人是鬼,都得死!”这把匕首,对于厉鬼来说,是件很可怕的武器,即使我什么都不会,只要此刀所伤,必然魂飞魄散。

鬼这个东西是没有感情的,再通人性也是鬼,永远不要相信他们的话,永远不要……

我毫不客气的朝着这个小刘捅了一刀,他的手上的提包立马掉在了地上,手臂上的血,哗哗的流出来了,他伸手去摸,结果双手都是鲜血。嘴里哀叫着,满眼无辜的看着我,我爸也同样无比震惊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感觉一股热血涌了上来,咬咬牙然后说道:“爸,他不是人,是要害我们的。那家公司根本不存在。”

我爸差点急哭了,指着躺在地上的小刘,这不就是活生生的人吗!你都干了什么,怎么把人家给伤了!还说你在外面找的是杀人放火的工作吧。快!送人家去医院。

我顿时心里不好受了,立马拉着我爸,这鬼还想装,一旦近身他必定暴露原型,到时候就晚了。我想辩解什么。

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人站在哪里,他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手里拿着相机,鬼鬼祟祟的,看到我之后,也没有回避。反倒是大笑起来了。

“哈哈哈,罗宇,你杀人了,他真的是你爸同学的儿子,你用断魂匕首伤了他,现在他很快就会死去,连魂也会破碎!我现在可是人证加物证,到时候,等着坐牢吧!”

果然,地上的小刘这么久了,根本没有起什么变化,如果是鬼,早就因为魂体损伤而消失了吧,我开始慌张起来了。也就是说,我真的杀人了……

我呆立在原地,嘴里不停的嗫嚅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8 情趣资讯

同时,脑袋仿佛炸开了一般,我蠢到动手杀人的地步,一路被害,到现在被算计,这个人的照片,就是我杀人的罪证,到时候,轻则在牢狱里度过后面的大半辈子,严重的话,我就得搭上这条命!无论是那种结果,对于我来说,下半辈子就完了!

我们隔得比较远,看不清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的脸,但是他的声音比较熟悉,好像在陈老头死的时候听到过。

他是陈老头的儿子,陈光辉!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