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5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88 评论:0

我摸了摸胸口的这块玉,表面如同滴血入玉时候发出微热,我紧紧捏在手里,梅子见状也不敢再轻易上千,连穆旗也愣在一旁,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还是玉佩救了我。

梅子竟然很害怕我手上的玉佩,不敢再上前了,捂住扭曲的脸,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快,把那个东西拿开,拿开,我听你们的,不要啊。我的魂魄要没了。”梅子的鬼魂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玉佩竟有这么大的威力?”穆旗在一旁赞叹道。梅子渐渐不那么凶狠了,柔弱得跟一只小猫一样,貌似真的不行了。

我心一软,她本也是被人害死的,虽然怨气很深,但是毕竟也是可怜之人,如果玉佩灭了她的魂,太不人道了,想着想着竟生了一丝怜悯之心,刚把玉佩一拿来。

“笨蛋!”穆旗脸色一变,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入了我们这行,就得跟鬼神打交道,这是个很危险的行当,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鬼和人不一样,不能相信,正所谓,人居阳宅,鬼住阴曹,人要受到王法约束,变成了鬼也一样,要受阴间管理,不能干扰人间,更不能杀人。

所以纵使她有滔天的怨气,也得交给下面处理,尤其是化作厉鬼的鬼魂,会性情大变,生前温柔可爱的梅子小姐,现在心中只有残暴的杀戮。

所以,我们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遇厉鬼,杀!

只是,此刻的我们逃都来不及呢,梅子将鬼爪一挥,似有一道利刃当空划过,我的脸上被划了一道伤口,手中的玉佩应声落地!

我伸手去抓却却来不及了,梅子的魂魄变换了好几个身形,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用鬼爪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和之前的那次截然不同,她这次是动真格了的了,我呼吸紧蹙,发不出声来了。

穆旗想救我,却根本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我害怕到了极致,本以为就这么完蛋了的。

黑夜中,有个人风尘仆仆的朝着我们这里赶过来。虽然他换了身打扮,但是那个工具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穆旗捂住胸口站了起来。红着眼叫了一声“师兄。”

这是我从穆旗脸上看到很少有的表情,即使是在后面相处的日子里,他永远都是一副别人欠了他钱一样板着脸。此刻他的脸上满满都是恭敬,也只有对金鱼大叔,他才会这样。

金鱼大叔缓缓开口道:“月光盈满,鬼物横行,既然成了厉鬼,就别在逗留人间了吧”说完,他把背上背着的奇怪武器拿了出来,像是个柴火棍,很短,前头还有叉子。

我以为梅子这么厉害,可能会有周旋的余地,没想到,她竟毫无反抗之力,面对这武器不敢直视,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金鱼大叔貌似在全神贯注的发力,最后梅子的鬼魂抵抗不住,化作了一道黑烟没影了。

“跑了。”穆旗望着梅子逃窜的方向,开口道。

“没事,我们暂时还奈何不了她,还得准备准备。”金鱼大叔放下了武器和箱子,一脸疲惫的样子。

我疑惑的问道:“大叔,怎么你们事务所随便遇到一个厉鬼就对付不了?这也太弱了吧,还号称业内最专业。你走了这么久去哪儿了?”

“草,你个白痴,还不是因为你放走了那个女鬼,现在她壮大了,搞不定了,这下好了,刚才的女鬼可不是一般的厉鬼,我隐约感受到了和之前女鬼一样的气息。所以很难对付。”

金鱼大叔直接爆了粗口,骂的我不敢接话了,的确,因为我放走了充气娃娃上的鬼,可是,这能和梅子的鬼魂有什么联系呢?

穆旗开口问道:“你这次行动失败了?她现在能力恢复到了多少?”

“恩,三成,我和她交手,结果被打伤了,还好捡了半条命活着回来了。”金羽平静的说道,他的双手莫名的发抖。我这才发现,他的衣服有些破烂了,穆旗趁机拉开了他胸前的衣服。竟然有一块巴掌大的血印!我整个人都吓得一跳,没想到他受了重伤,也难怪放弃了追击,已经是强弩之末,硬撑着救我们的。

“伤得这么重!”穆旗惊叫道。

与此同时,金鱼大叔终于撑不住了,整个人摇摇晃晃,我和穆旗立马去扶他,我们一人一抓了一只手。我碰到他手的瞬间,发现那是冰凉冰凉的!

我们把金羽带回了事务所,穆旗拿来了不少古怪的东西,又是羊角又是难闻的药水,还有很小的干巴巴的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竟然告诉我是蛤蟆的腿。

金鱼大叔已经昏了过去,貌似真的伤得很重,而穆旗救他的方法也够奇葩的。

给他上身脱光光,然后抹了药水,最后把蛤蟆腿含在嘴里。

我忍不住发问道:“受伤了不去医院真的好吗,你们灵异人士救人可真奇怪。”

穆旗聚精会神的在救人,全然没顾我在说什么

我看得出,穆旗十分谨慎的完成每一个步骤,看得出,金羽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我也不想金羽有事。没忍住傻愣愣的问了一声。

“你这样救人,真的可以吗。要不我们打120吧……”

谁知道,我不问还好,这一问闯大祸了。

“你给我滚出去,要不是你放走了那个女鬼,他就不会受伤了。”穆旗对着我咆哮道,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哪知道,我一个细节的举动,就害的金鱼大叔这么惨,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他长得那么像骗子,张口就是三万五万的。

“喂,那么凶干嘛,有话好好说,这样,我给你钱,算是帮我抓鬼的酬劳怎样,我又不是故意的。”

“滚!”回应我的只有一声吼叫,我没在吭声,走就走,外面还有一堆倒霉事等着我,但是,劳资有玉佩护体,怕你个卵?

我憋着一肚子气,一个人来到外边散步。开始考虑了一下回到租房,不过,我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想到大晚上的,人躺在床上,却听到楼道里“嗒嗒”的脚步声,我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所以就沿着江边大桥一直走,心里想了很多事,开始觉得穆旗挺装逼挺恶心的,这种人就应该受到所有人的鄙视,可是后来又觉得他是对的,我心里挺愧疚,又想到了所有为我的阴运受过伤害的人,忽然猛地一下明白了什么,我再次失去工作,穆旗法术失灵,金鱼大叔更是身受重伤,我开始乱了。

他们也是因为接触到了我,才变成这样子,难道,人间已经不适合我,我的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我不过是想解决一下一下个人生理问题,没有奸淫,结果惹上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

不光是我找不到工作,只要我接触到别人,就有人遭殃,短短二十几年的光阴,我却觉得已经走到了尽头,倒不是未老先衰的颓败,而是觉得我失去了所有希望,如果活着只能给别人带来灾难,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连惊奇事务所也不能呆下去。那我该何去何从?

我这个人挺悲观的,想着想着,竟然想到了自杀,望着涛天的江水,险些就要投入其中,死个轰轰烈烈。

看着滚滚见不到头的江水,我畏惧了,有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又垂头丧气的继续向前,想着只要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认识我就好。

一片很亮的灯光照射在了我的脚下,即使我低着头也觉得很刺眼,我费力的抬头看去,这个地方,不是之前来过的灯具店吗?我还记得里面的那个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的变态老板,此时此刻,整条街道都安静的没有声音,只能偶尔听到几声犬吠。我的心更害怕了。一种无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我发觉背后一凉,好像有人!

跑!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字,刚挪动脚步,我的肩膀就被人拉住了,顿时整个人从头凉到脚,我缓缓转身,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5 情趣资讯

“那么怕干嘛,来了就别跑嘛,进来坐坐!”是那个老男人!

我本来已经被吓得不轻,被这老男人这么一调侃,只好迎合着他说道:“老板,我们又见面了。近来生意可好,生意兴隆,恭喜发财呀。”

我发现我有些语无伦次了,手心里汗津津的,我怕他突然又像上次那样,露出凶恶的表情,那我肯定得当场吓晕过去!

谁知道他跟拉家常一般的跟我聊道:“哎,一点也不好,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这里的生意就一天没好过,原来来买灯泡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滴了,都不来了,还有些修灯泡的也不上我这儿了,我说你可真是天煞孤星啊,祸害了那么多人,连我也不能幸免,真是比天煞孤星还天煞孤星!”

他不知是哪里的人,带着一点地方音,连珠带炮的说了一堆,可我哪有心思听啊!上次,我来买灯泡,你还不卖呢,现在生意不好又怪我咯?别人不用买灯泡,你还不乐意了,你总不能成天一副巴不得别人灯泡都坏掉吧,当然,这些话我都不敢说。只能在心底吐槽几句。

我觉得他挺奇怪的,说话也不像是正常人,是不是鬼魂那说不好,至少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灯具店老板,我就寻思着赶紧离开。

我说,那啥,反正我今天两手空空,也没什么事,就先走吧,他说不行,我说,那我现在就回家去,把我坏掉的灯泡取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他还是说不行,非得拉我进他店里坐坐,我只好无奈的答应了他。

进了灯具店,我稍微打量了一下,整个店里都是刺眼的灯光,不过,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上次店里的灯具摆放,几乎全部是亮着的,而这次不同,有一些熄了灯泡也摆放着了。

我有些不解,这分明就是有生意做嘛!别人坏掉的灯泡都送过来了,你还说没有人来?这算不得一个发现,只是,我心里很是疑惑,也没敢问。

他让我坐下来,率先发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吗?”

我知道个锤子!我只知道我想离开这里,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

他见我摇摇头,一把抓住我的手就继续说道:“别害怕,这样吧,你可以先在我这里住下。我会很欢迎你的。”

他说着还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我吞了吞口水,待在这样一个孤身老男人家里,我真的不会出事吗?

算了,既然你让我住在这里,那我为什么要拒绝,我还正愁着没地方可去呢,可是,老伯,如果,我的阴运害了你,那就怪不了我了。

“呵呵,你不必担心,你的阴运奈何不了我,惊奇事务所的那两个小孩也被你害的不轻,我觉得你很有意思,想跟你做个朋友。”

这老头竟然能读出我的心声,太神奇了!好像我一想什么,他都能知道一样,我的脸上写满了崇拜,震惊不已的问道。

“您还会读心术?”

他摆摆手,笑道,“雕虫小技啦,倒是你挺厉害的,才二十岁就招惹上了逆天的阴运,从命格的角度来讲,这个阴运能够摧毁你的所有,而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无论是找谁,都没有用,反倒是会害了别人,你这样子的衰仔,恐怕是百年难遇了,哈哈,真是有意思。”

我有些无奈的问道:“那么我真的没救了吗?”

他顿了顿,微微的点点头:“恩,阴运难违。”

连穆旗和金鱼大叔都没法逃过我的阴运的波及,而这个老伯居然不怕我,更重要的是,连他也说我阴运难违,我岂不是真的没救了?

我彻底绝望了,灰心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老伯见状笑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出路的,这个原本是个死局,但是偏偏是命运捉弄,一切像是给安排好的一样,阴运之中,又出现了变数。”

老伯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不过这么一说,一下子让我有了一点信心。我立马问道。

“什么变数?”

他指了指我的胸前,我低头一看,是那块玉佩!

“这块玉佩就能救我吗?打开这个死局?”

老伯点点头,说道:“恩,是的,这块通灵宝玉,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种东西是极其难得的宝贝,传说中此玉能延年益寿,大富大贵,玉中有灵,心诚则应,你肯定不是个坏人,不然玉中之灵不会向着你的,你命中有此劫难,这块通灵玉佩偏偏出现在你身上,只能说太巧了,目前所有的灾难,都被玉佩转移了,所以你能活这么久。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你的玉佩之内,会有中指之血?”

我如实答道:“是一个花圈店老头告诉我的,说这样能够使得玉佩威力大增。”

“中指之血,乃玉之大忌,效果是让玉佩失效才对,人家是骗你的。”

我这才明白,难怪之前梅子的鬼魂追我,好半天玉佩都不显灵,在最后的危急关头,才发威的,原来是陈老头忽悠我!我差点就被他害死了,他肯定是想这样害死我,最后把玉佩据为己有的!

我问道,那该咋办。老伯走到了柜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全部是白色的粉末。

我把玉佩递给了他,他把整块玉丢了进去,过了一会儿拿了出来,整块玉又恢复了之前的通体透亮,再看看那些粉末,竟然成了暗红暗红的!

我把玉佩重新拿在手上,叹为观止道:“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您怎么称呼?”

“我姓秦,叫我老秦就行。你先在我这里呆两天吧。”

我点点头,老头会读心术,更是一语道出了玉佩的奥妙之处,貌似比惊奇事务所强的多,我呆在这里觉得挺安全的,虽然,还是有些想他们。虽然,我被穆旗这个讨厌的家伙赶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挺喜欢事务所的环境,还有那几个伙伴,我都还没见过面呢!而且,我还没辞职呢,算不得被炒鱿鱼,我有点想回去看看的冲动。

哎,也不知道,金鱼大叔伤势好了没有。

我便把我在惊奇事务所发生的事情还有我的想法跟老秦说了。

他听后哈哈大笑:“哈哈,穆旗这家伙还是老样子,和谁都有可能发生矛盾,不过也没事,我和你一起去跟他们说说就可以了,如果你想回去继续工作,也没问题,毕竟他哪里挺赚钱的,用不了几年就发财可以退休了,哪像我工作了大半辈子,一点油水没捞着,还累死累活的,这几天还声生意不好”

他一说话,又没完没了的唠叨起来了,人老了就是这样,不过,一听他认识穆旗,而且对他们还挺熟的,可以帮我劝劝,我就挺高兴的多问了两句关于事务所的事情。

我这才慢慢的了解到,原来惊奇事务所,一点也不简单。

金羽和穆旗两个人来自苗疆地域,师兄金羽修习的是占卜追踪一脉的能力。擅长抓鬼,能预测一些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不少巨型企业的大老板找过他测运势,算生死。择阳宅。反正,那些做生意的,都信风水迷信。用业内的一句话说,赚了那么多黑心钱,总得信一信神明!天天做亏心事,会有鬼敲门的一天。

而且,最滑稽的是,我一直以为金鱼大叔至少是四十好几,快五十的人了,没想到,他比穆旗大不了多少,也就三十五的样子!是因为常年窥探天机,所以未老先衰。

提到穆旗,他话不多,唯一亲近的人只有金羽,比较擅长制作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器,惊奇事务所大多数的抓鬼法宝都是出自他的手,包括那个追魂弩,还有能装鬼的保鲜膜,还有驱鬼的蜡烛都是他制作的。而且,他天生神力,力气特别大,据说他能把保鲜膜内的厉鬼活活掐死。

关于他们两的实力比较,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最关键的是,我觉得再怎么样,也应该是金羽才是正所长才对,穆旗那个自私的家伙,又不靠谱,根本胜任不了。这才是我好奇之处。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