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4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108 评论:0

不一会儿,我看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正慢慢的向我靠近,一个,两个。渐渐的多到我也数不清了,刚才女人出现的时候,完全没有现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仿佛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度,我试探着挪动了几步,那股寒流也跟着我移动。我试着再点一根香,结果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手上的香刚刚点燃,不到五秒钟,只剩下香灰了!我仿佛明白了,刚才帮那个女鬼点香填饱了她的肚子,却引来了无数冤魂!看看手上还有一把香,我知道如果不点的话,我肯定活不过今晚了!

我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双手不停的抖,心脏快要跳出来了,终于点了一根,周围也开始稍稍暖和了一点,又是不到五秒钟,那根香立马没了,暖流瞬间消失,换来了的是沉重的压抑感。

我冷静了一下,在地上放了四五根香,然后逐一点燃,脑袋里空空的,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根本撑不了一个小时!没想到这附近的鬼魂这么多,让我意外的是,这五根香居然点了一分钟才同时熄灭。

我有些惊喜,仔细的想了想,应该是有的鬼魂已经吃饱了离去了吧?这样,或许我的香就够用了,我想了想心里有些小激动,也没敢怠慢,立马一连点了十几根,然后默默的看着它们燃烧,完了又点了十几根,就这样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周围的鬼魂也慢慢变少,当我最后点上十根的时候,顺便把那些蜡烛也点上了。

做完这一切,我开始静静的等待,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那个故事,把一个即将执行枪决的犯人关进小黑屋中,用手铐烤在椅子上面看不见自己的手,接着在犯人手上划开一道口子,其实过不了多久就愈合了,接着就是用水滴模拟血液顺着他手腕流下,最后那个死刑犯好像真的被割腕放血了一般,四肢逐渐冰冷,意识模糊。最后死在自己的恐惧之中。

而我此刻盯着香看着它不断的燃烧就好像如同一个死刑犯一般,手脚开始越来越凉。一旦这最后的十根点完,那些脏东西还是没有离开的话,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穆旗给我的这个测试,危险性肯定是有,留这么多香烛,应该是考虑到能够用的,也不知是为什么,虽然有魂魄在不断离去,从上几轮点香开始,香的燃烧速度就一直保持不变,烧的不是很快,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似乎有冤魂一直不满足,所以不肯离去!

我眼看着地上的香一点点的快燃到了尽头,赶紧对着前面胡乱一通的开始拜了起来,嘴里还在叨叨着:“哪路神通啊,香也烧了这么多,如果不够,回头我再补上,到了清明节,我给那么烧纸钱,求求你放过我一马吧!”

我开始磕头,最后那段没有燃完的香被我这么一拜,直接熄灭了!我想给续上,可是手就是不听使唤,抖得厉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朦胧中,我看到了一团模糊的黑影正在向我一步步的逼近,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我的视线,四周安静得可怕,只听得到我剧烈的心跳声。

终于,他停在了我的面前,我清楚的看到了,是那种全无血色的脸色,如同墙壁刚刷的石灰一样,萨白萨白的!不光如此,他的额头上还有一道见骨的伤疤,我的小腿抖得跟筛糠似得。伸手去摸,地上一根香烛都没了。他歪着脑袋看着,嘴角勾出一个死亡的弧度,我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手伸向了我。

我以为我就这么完了,在一次练胆子的测试中,就这么丢了性命,想想这个世界还留下了太多遗憾,心里开始暗暗的骂穆旗是王八蛋,这么不负责。

“哐当”也就在这时候,身后的门一下子被打开了,仿佛是事先预算好了的,穆旗手里拿着一把短弩出现在我身后,仅仅是一发弩箭射出,那个白脸鬼就被打得仓皇而逃。化作了一阵烟消失不见了。

他伸手手拉了我一把。嘴里还不忘嘲讽的丢了一句:“胆小鬼。”

我这样不还是给他的什么破测试给弄的吗,再晚一点,我就没命了,肚子里还憋着火,正要破口大骂。他把我肩膀一推,朝着我身后又是一箭,我仿佛听到射出去的箭嗖的一下从我耳边擦过,然后说道:“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只更狠的。”

我全身早已起了一身冷汗,胆怯的转过身来,出现在我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找我要香烛的那只女鬼!看得出,她的确不一般,穆旗刚才的箭竟然没有射中他。

此刻,她和之前有所不同,双眼死死的看着我们这里,也不知道是看谁,连弯也不转,两只手臂也很不自然的悬空,活像一只提线木偶,穆旗的短弩貌似对她不管用,他立马不紧不慢的从身上开始掏其他的宝贝。不一会儿,他拿出了那把断魂匕首,一旦女鬼被刺中,就会灰飞烟灭。可我总觉得,这个女鬼不是个恶鬼,不忍她就这么消失了。

我一把拉住穆旗的手说道,让他别这么做。

“你疯了?”穆旗吃惊的看着我,拽开了我的手,他的力气比我大得多,差点被他推倒在地了。

我刚想说什么,没想到一阵疾风吹过,女鬼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她冰冷的手捏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对穆旗说道:“帮我做一件事,我就放了他。”

我想保护女鬼,阻止了穆旗,现在却成了女鬼手中的人质,那一刻,我才知道鬼和人不一样,不能相信,不知道我知道的算不算晚,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此刻威风凛凛的穆旗,希望他能救我一命。

而他的回答是很简单很干脆的两个字“没门。”

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女鬼冰冷的手让我无法正常呼吸,我觉得我马上就要失去知觉了,没想到,我脖子上的鬼手在此刻却慢慢的拿开了,我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大师,您是惊奇事务所的主人吧,我有要事,请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扭头一看,女鬼竟然双膝跪地,收起了凶狠的目光,变成了一种哀求,穆旗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是鬼,我是人,正邪殊途,没得商量!”

说着,立马又掏出了断魂匕首,“等一下,那么惊奇事务所不是给了报酬,就能接受委托了的吗?我愿答应你任何请求,只要你能帮助我!”

穆旗迟疑了一下,终于放下了匕首,表示接受了。而我在心里无比的鄙视这个家伙,冷血无情,唯利是图!

这个委托其实是这样的。

死者梅小姐,生前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年轻貌美,在这个大城市里默默无闻的扮演着一个固定的角色,有一份收入不高但是稳定的工作,过着平淡的日子,后来她交了个男朋友,是个多金的帅哥,对她很好,她以为已经找到了命中的白马王子,谁料相处不到三个月,她就食物中毒而死。

她死后,仍对男朋友念念不忘,眷恋人世,转眼间,快半年了,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见见她男朋友,说两句话。

委托看似也挺简单,但是当我们真正接手这个委托的时候,才发现,事情的发生远远不是这么简单。

这绝对不是一个意外事故……

这次练胆,也算是结束了,我得意的问穆旗,我测试得多少分,他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板着个脸回答道:“六十吧。刚好及个格。勉强可以成为我们的正式成员。”

气的我差点没晕过去,我差点没命了。若不是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我肯定完美通关,而也在这次意外中,接了第一个的委托,而且还是厉鬼的委托。

在我们事务所,帮人和鬼沟通的委托倒是不少,帮鬼与人相通,并不多见,因为鬼一般是给不了现金报酬的,不过,其实道理和方法是差不多的。

就是代表双方进行商谈,收到委托方的押金后,立马找另一方沟通,取得同意,让他们能够见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并且保证毫无危险。那么,委托就算是完成了,便可以获得剩下的酬金。

接下了委托,根据梅小姐的记忆,我们找到了她的前男友王明,不过,初次相见,我就有一种预感,他绝不是善类!

那是在酒吧门口,我们等了好久,才看到王明被人搀着出来,喝的酒气熏天,还有几个穿着性感暴露的美女对她投怀送抱,十分暧昧,穆旗低声对我说:“交给你一个任务,去把王明叫过来。”

我看了看他,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这种时候就拿我当炮灰,自私的家伙。当然,这话说的很小声,没让穆旗听到。我走到了王明他们面前。很有礼貌的开口道。

“你好,您就是王先生吧,我们老板有点事找你。”我心里头捉摸着,如果直接跟他讲,她女朋友要找他,他肯定骂我神经病呢,就打算这么问。

王明醉意朦胧的看了看我身后的穆旗,突然傻乎乎的大声笑了起来,“呵呵,那煞笔是谁啊?”

我差点没笑出声!我虽然讨厌他,但还是很惧怕的,王明这么大的声音,直接把穆旗引了过来,他径直朝着王明走了过来,看上去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而我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王先生是吧,你女朋友死了,现在她委托我们来跟你商谈……”穆旗缓缓开口道。

果然和预想的一样,王明还没等他说完,就一脸不屑的骂道:“神经病,我哪里哪来的女朋友。扯几把蛋。”

“哦?是吗,可是梅子小姐正满世界找你呢,你就不打算见一面?”穆旗略带嘲讽的问道。

王明原本惺忪的眼睛露出了一丝震惊,那明显就是承认了他和梅子小姐的关系!只是他仍然不想认账,反倒恼羞成怒的朝着穆旗扑来。

那货原本就是喝的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稳,穆旗一出手就捏住了他的拳头,王明还在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你刚才说谁是,煞,笔?”穆旗一字一顿恶狠狠的说道,单手发力,竟直接的将王明的右手扭断!王明顿时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4 情趣资讯

站在一旁的我脸都吓白了,卧槽隔那么远都能听到,那我刚才还小声骂他是自私鬼呢,那我不也得断一条胳膊,他那些朋友见状立马吓得落荒而逃。

王明也终于意识到遇到一个狠角色了,开始求饶,起初以为我们是打劫的呢,然后穆旗亮出了惊奇事务所的名片,然后把这次委托跟他讲了一下。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这种事,怎么可能,梅子早就死了,你们怎么会遇到呢?”

我无奈的看着穆旗,他也摇摇头道:“哎,这年头,说点实话还没人信了。”

说着拆开封鬼的保鲜膜,一个黑影幽幽的飘了出来。梅子小姐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王明本来就喝了不少酒,看到这一幕,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小明,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找女人呢?”

梅子靠近王明,王明全身战栗动都不能动,直接吓尿了,连裤裆都湿了一大半!想要逃,但是腿已经麻了!

“你为什么要逃啊,我是梅子啊,你不要离开我啊!"

梅子的声音带着哭音,加上声音低沉,在一旁的我也觉得胆战心惊。

“我不是故意害死你的,是我爸让我这么做的,你要找的话,找他去!”

王明是真的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竟然将真相全盘托出。

听到他的话,我们都愣着了,一阵冷风吹得我很不自在。

“是你,毒死,我的?”梅子的声音断断续续,变得更加恐怖了。

“我不是故意的,放过我吧。”王明抱着头大喊道。

此刻,穆旗的脸色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看起来谨慎,专注多了,连我也觉得气氛不对头。

“你害死了我,我要你偿命……”梅子的声音变得十分凄惨,最后成了哀嚎。

“不好!化成了厉鬼了,快走!”穆旗大叫起来,使劲踢了王明一脚,他被踢了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马连滚带爬的起来。我才反应过来,立马也跟着他们跑。

“喂,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遇到个厉鬼就跑了?”我边跑边问穆旗说道。

他抬了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一轮满月,说了一句让我很无语的话:“今天,不是时候!”

草,难道是来了大姨妈,不在状态?虽然这一切很出乎意料,谁也没想到梅子因为长久的积怨,成为厉鬼。但是总得带一些应急的道具吧?

王明那货刚才吓得跟孙子一样,没想到现在跑的一点也不慢,紧跟在我们后面,而梅子也跟在他的身后。

“喂,你跟着我干嘛,你自己找条道逃啊,草泥马的!”我对着王明骂道,他完全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应该跟着我们,他会有安全感一些吧。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喂,小伙子,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你拿着,我现在用不了。你待会儿把立马的镜子拿出来,然后借助月光照就行了。”

这时候,穆旗叫了我一声,还递给我一个纸盒子。

拿着法宝,我心里安心不少,立马站住了脚步,梅子的鬼魂也立马尾随而至。

“你,给我,让开。”她虽然变成了厉鬼,但是貌似复仇的对象只有王明一个。

我有些紧张,把盒子慢慢打开,拿出了里面的镜子对着梅子的鬼魂一照。

月光反射到她的脸上,她发出了一声惨叫。

穆旗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夸赞的笑容,王明则是一个劲的跑,没了人影。

梅子的鬼魂在这片光的照射的,开始极力反抗,我突觉一种压迫力,将我整个人向后退,怎么回事!手上的镜子好似千斤重,我竟然拿不稳,而梅子又张牙舞爪的朝我走来。

“啪”我手上的镜子竟然掉到了地上摔碎了,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不可能!”穆旗冲到了我的面前,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梅子的厉鬼化,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竟然能反噬法器。这一点恐怕穆旗根本没想到过,我心里暗叫,完了完了,这回是栽在了,第一次做委托,就要这么交代在这里了。

这时候,穆旗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对着梅子说道:“就算今天是盈满之期,收服区区一个厉鬼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把目光投向了他,觉得他就是救世英雄一般,毕竟是惊奇事务所的主人,这些都不是事儿。

穆旗缓缓朝着梅子走去,结果没到一个回合就被一股怪力打到在地!

草,就这么打完了?我还没看清呢,穆旗就倒地了,这也太弱了吧!顿时,我心里对他的鄙视又多了一分,唯利是图,冷血无情,面瘫,还很不靠谱,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所长的!?

难道是梅子太强了?不科学啊,怎么会随随便便遇到一个就这么厉害?只能说明他真的太弱了,穆旗败了,梅子很快把目光投向了我。

她的眼神很恐怖,此刻身上更是怨气滔天,面上布满了黑气,我发现,我开始慌了。

“你,也要挡住我的去路,为那个渣男出头?”梅子幽幽的说道,依旧是半死不活的哭腔。

我出个几把犊子的头!我是站在原地太久,被吓得不能动了,膀胱收缩,就差没尿出来了!不然的话,肯定早跑了。

“竟然如此,那我先解决你……”梅子慢悠悠的飘了过来,停在了我的面前,她的脸上留着血泪,周围还在冒着黑气,朝着我伸出了鬼爪。

我已经放弃抵抗,打算等死,没想到只听得一声惨叫,梅子被震退了好几步,我睁眼一看,胸前的玉佩正在闪闪发亮!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