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7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109 评论:0

穆旗说道:“槐树乃是木中之鬼,因为阴气太重而非常容易招鬼,古代人上吊也常常喜欢选择槐树,所以一般懂点风水的人是不会种在自家的,,而这个富人王竟然选择这种四方宅子,又地处逆阳,非常偏僻,实在太诡异了。这富人王只有可能是两种人,一种是真的啥也不懂,也不信风水灵异,另外一种恰恰相反,这个富人王很不简单,绝对是个风水高手!”

金羽听后略有所思道:“的确,你这么一说,我发觉这块地盘风水的确有些问题,地处六阴,乃是极佳的养尸之地啊,而且这气也不对劲,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尸气……”

我顿生惧意,“尸气能够看得见吗,什么眼色,在哪儿呢”

“有是有,但是肉眼是看不见的。”金羽回答道。

我饶有兴趣的问道:“都是些什么颜色的啊。”

“常见的是很浅的灰色,也有青色,跟青烟一眼,最邪门的是黑色,一旦沾上就没救了。”金羽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我咽了咽口水,继续问道:“那这里岂不是很危险?”我不忘摸了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胳膊,生怕沾惹一点黑色的尸气。金羽说没事,我们站的地方尸气很弱,穆旗说有个办法,不过,得先问问福伯一些问题。

我们找来了福伯就说有些关于风水的事情,想问问董事长。

福伯却说道:“董事长常年在外,近期可能不会回来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穆旗说:“我们觉得王明的死,和这别墅的风水有关系,所以想问问。”

毕竟福伯不是住这里的,他说那行,我给董事长打个电话,穆旗给了他一张纸条,走过去跟福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回来的时候笑眯眯的跟我们说:“等下就知道答案了。”

我和金羽面面相觑,等到福伯回来的时候,他却面色很难看。

我刚想问两句,他倒是先开口了。

“三位,对不住了,董事长说不聘用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随便把来别墅的事情告诉别人,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说完还拿出了之前约定好的违约金。我们拿了钱,就离开了这里。

“穆旗,你到底跟福伯讲了什么啊,这下,刚到手的线索就断了。”金鱼大叔问道。

明明已经取得福伯的信任,却成了这样,我不忘补刀的说了一句:“就是啊,我说你能有什么好主意,没想到吧,给人家赶走了!”

穆旗见我们如此的嘲讽,并没有很在意,反倒是把那厚厚的违约金拿在了手里,“你们看,这么多啊,真好。”

我此刻对他有些无言,这个时候还最关心钱,财迷,一辈子也别想发大财!

他这才开口道:“现在应该可以确定,那个富人王肯定有点问题了,我给福伯的那张纸上面写的就是破开这个养尸地的方法了。”

我好像明白了,“直接用这样的方法,看似打草惊蛇,其实,已经探明了虚实。没想到富人王竟然会养尸之术!

金羽点点头道:“这样一来,既然富人王懂得养尸之术,而他的儿子怎么会什么都不懂呢,最后还被鬼杀害了。”

穆旗推了推金羽的肩膀,笑笑道:“师兄,是时候展露一下招魂的手法了。让这小子也开开眼界。”

“招魂术?你是说把王明的魂叫过来,然后直接问他?”我惊讶道。

金羽点点头道:“是啊,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有几个问题,还得问问他才知道。”

他说招魂晚上得等到晚上,我们就在附近旅馆睡了一下午,金羽才叫我起来准备招魂,已经天黑了,我也有点小兴奋。

见亡魂这种事,我已经不足为奇。倒是对这个招魂术颇具兴趣,原本想着,这么厉害牛逼的法术吧,肯定得准备不少东西,什么香烛啊黄纸之类,结果,金羽只是从伸手从衣兜里掏出几张符录,朝着天空一撒,接下来出现神奇的一幕了,那些符仿佛被一阵风吹起,打着旋儿朝天上飞,越飞越远,最后竟然成了纸灰,就像是被火点燃了,然后燃尽了一般。与此同时,金羽闭上了双眼。嘴里念念有词。

我看的正入迷,少顷,一阵风吹的我面皮发麻,奇怪,明明只是一阵微风,怎么让人这么不自在?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王明的阴魂出现在我的面前,虽然之前只好了心里准备,当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有点惊讶。

身子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双目无神,表情木讷,脸上跟打了一层蜡似得,有点吓人。

金羽还在发功,他让我来问。

在这里说一下,鬼魂本来就是存在于我们生活当中的,人死后,如果了无牵挂,那么就会很情愿的跟着前来的鬼差一起回到阴间复命,如果怨气过大,就会逗留人间,逃避鬼差的追捕,成为孤魂野鬼,阴间的鬼魂那么多,加上鬼差也越来越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了。

并且,鬼魂如果不想让别人看到的话,普通的老百姓也是发现不了的,所以,有些时候你走在路边不小心跌倒受伤,或者是那些处女座的,老是发现自己的东西莫名奇怪的被弄乱,那是因为有你看不见的东西跟着你哟。

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和鬼聊天,心中压抑不住激动。

“王明,你还认得我吗?”

“记得……”他抬抬眼,声音邪的离谱。

“你是怎么死的啊,是梅子吗?她现在去哪里了?”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阴森森的说道:“我的魂,是活活被拉出来的,我死的好惨……”

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还朝着我看了两眼,有种被盯上的感觉,我不由得吓退了一步,脚抖个不停。魂被直接拉出来了,那么身体自然没有伤口。

“怎么可能,魂被活活拉出来……这种方法,只有很厉害的道士才做得到啊,这么说,你不是梅子害死的?”

连穆旗发出惊讶的声音,鬼虽然没有感情,但是这种事,王明显然不可能说谎。

如此一来,只能证明,王明并非梅子所杀,而是被业内专业的人害的!

金羽此刻也很吃惊,只是他貌似支撑王明跟我们对话,很费精力,招魂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繁杂的,就是我说的那种准备裱纸香烛的,还有更高明的,就像金羽这种,撒点纸钱,然后念口诀,就能招来亡魂。但是,招魂的法子都有时间限制。越是高明的方法,越是消耗精力,金羽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汗珠,他叫我们快点,他还能坚持一会儿。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招魂,手抖得慌。

我立马问道:“那么,梅子小姐是怎么死的呢?她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王明的魂又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道出了一个让我们瞠目结舌的真相!

“我和梅子交往,那段时光很快乐,只是后来,我的父亲不同意我谈这段恋爱,还说不认我这个儿子,我很无奈,只好提出了和她分手,我想时间久了,也就忘了算了,没什么大不了,谁知道,梅子还不死心,疯狂的找我,我的住处她是知道的,最后我只好逃到了我父亲住的地方,没想到梅子竟然找到了我,还见到了我的父亲,出乎意料的是我父亲还邀请梅子吃晚饭,没想到,他竟然偷偷在饭菜里下毒,我就是这么看着梅子死在了我的身边却无能为力……”

王明的话说到这里,他忽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金羽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尽力了。”

虽然王明已经消失了,但是这个信息却留给了我们一个重大的线索,一个极大的震撼。

“鬼的话能信么?”我问金羽道。

“不知道,不过,至少他说的有一半是对的,刚才,有另外一个魂强行把他拉走了。”金羽答道。

线索又断在这里,一时间,没法继续查下去,加上金羽大叔的伤还得上药,我们选择了先回事务所,穆旗这个人粗枝大叶,毛毛躁躁的,连开车技术也不咋的。

“喂,你就不能开慢点吗?我头好晕啊。”我觉得脑袋有些沉,平常也从来不晕车,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来的时候金羽开车都没这样。

“我开的很慢啊,快吗?”穆旗专心开车回答道。连金羽也说不快啊,这哪块?你还没见过穆旗飚车的速度。

我的这种眩晕感更加强烈了,渐渐的,就跟发烧了似得,十分难受,连他们说的话也听得模糊,我索性一头倒在座位上。

……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竟然发现我已经回到了事务所,现在躺在了我自己房间的床上,窗外夕阳照了进来。已经是傍晚了啊,我睡了一觉?穿好衣服,发现事务所一个人没有,静悄悄的,拿出了手机看了一下,有金羽的短信。

“罗宇,我们有重大的发现,先去证实一下,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娃娃鬼了,你等我回来,对了,还有一点,你莫名奇妙昏倒,穆旗给你医治了一下,已无大碍,我也给你算了一卦,发现了一些问题,等我会来就告诉你!”

可能是我太累了吧,这些天劳心劳力,又奔波又心惊胆颤的,所以睡过去了,金羽和穆旗两个人去也好,毕竟我啥也不懂,去了也是打酱油,就在这里等他们消息吧。

大概到了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无人的大房子里,着实闲得慌。我决定把这里的房间都熟悉一下。

我们事务所挺大,各式各样的法宝也是蛮多,穆旗这个人多半是处女座的,很爱干净,整个事务所上上下下被他打理得有条不紊,整齐干净,这两天,我们常在外面忙,觉得乱得多了。我就寻思着给打扫打扫,反正闲着没事。

扫到穆旗的办公室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他平常总不喜欢别人来他这里,可他又爱睡懒觉,所以是白天他不在的时候是锁着的,偏偏今天是关着的,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让别人进去,难道还有办公室的秘密不成?

想着想着挺兴奋的,把扫把扔到一边,直接推门而入。

一台笔记本平时用来查查资料什么的,他不吸烟,办公桌上比较干净,连烟灰缸都没有,还有一盆花,座位后面是一排书,除了办公桌比较高档,我还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一转身,让我发现了一个比较引起兴趣的东西。

是事务所的成员列表及其简介,连我的名字也在上面。

正所长穆旗;擅长医术,负责法器监制,及本所日常事物。

副所长金羽:擅长追踪,占卜招魂事宜外交

剩下的是没见过的几个成员。大致简介是这样的。

成员钱坤:用毒高手,擅长唇语解读。

成员刘率康:擅长飞刀,百发百中。

成员孙篁月:养蛇专家,可以与动物交流。

最末的一个是我,成员罗宇,后面只有三个字:清洁工。

我差点没被雷死,他们说人手不够,竟然是找我来做清洁的!卧槽,我就这么点用吗?

一个做清洁的,还要在殡仪馆呆一晚上练胆子啊,我有些无语,正准备关门离开,转念一想。我好像除了清洁工其他的也做不来啊,连遇到个鬼也害怕,他这办公室说不定有对付鬼的法宝,比如驱鬼的符箓或者蜡烛,这样我假如单独遇鬼也不会害怕了。

我仔细仔细的把整个办公室找了一遍,最终目光落在了前面的书架上,一排都是比较常见的杂志,唯独最旁边的是一本青面古书,纸张都有些发黄了,看样子至少是本几十年的老书了,正面用隶书潦草的写着四个字“青囊秘术”

我为之一振,难道发现了一本武功秘籍!看包装一点也不含糊,而且放在了比较隐蔽的角落,肯定是好东西,我原本是想拿几张符菉带在身上就可以了,反正多几张少几张他们也不会知道,也没那个胆子动这么重要的东西,这要是让穆旗知道了,我肯定会被直接赶出去的,没得商量。

“罗宇,你在干嘛啊?罗宇!”门外传来了穆旗焦急的喊声,我刚想给放回去,这下子吓得我直往身上塞,一个转身,穆旗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门口。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好我藏在了衣服里,他没看到。

我微笑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金羽呢?”

“他在等我们呢,我们快走吧,我有重大发现。”穆旗说着走过来冲我招手,还好没发现我藏着书。我把手插在上衣口袋,这样书刚好不会掉下去。

“你愣着干嘛啊!别婆婆妈妈的。”他见我不走,一副很是着急的样子,直接过来拉我,这才多久没见,怎么性情大变,看他这样子貌似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就跟着他一起走了。

出去之后,他也没说去哪,只是在前面带路,大概过了五分钟,我的手机响了,我手插在衣服里,不好拿出来,就说等一下啊,我接个电话。

一时冲动买了个充气娃娃,没想到它居然怀孕了7 情趣资讯

我腾出一只手,拿出了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金羽的。因为刚才没接,所以他又发了一条短信。

“你小子在哪呢?不给我好好看事务所,是不是逛夜店去了!赶紧回来!”

我愣在了原地,突然明白了,穆旗别说看到我拿他东西了,进他办公室都可能背后骂一顿,刚才怎么会那么淡然,他说要去见金羽,金羽这才跟我打电话。只能说明,眼前的这个穆旗是假的!我心头一惊。发现他已经走远了好多,只有一个背影了,趁现在,跑!

我慌张的回过头,却发现穆旗站在了我的身后,他微微低着头,面上布满了阴森恐怖。

我干笑了两声,脚步开始悄悄略懂。

“你要去哪儿?”他语气幽幽,缓缓抬起头,脸上竟然泛着青光,仔细一看,这哪里是穆旗啊!完全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脸,这无疑是一个厉鬼。

“我去尿尿。”我借由想离开,其实,我是真的吓尿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青面鬼,后来金羽跟我讲,这样的是做了很多年的孤魂野鬼,时光荏苒,生前之事,犹如云烟。无论曾经是善是恶,化作青面代表心中杀戮,丝毫没有感情。遇到之后,十死无生!

青面鬼发出诡异的笑声:“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隔壁,力气极大,鬼爪直接刺到了我的肉里,立马传来钻心般的疼痛,我毫无反抗之力。把希望投到了玉佩上,没想到,竟然毫无反应!

他把我带着往前走,我只能跟着他。如随时般宰割的羔羊一样。

“你带我去哪啊,我是惊奇事务所的,待会儿惊奇组合来找我了,你就麻烦了!肯定打得你魂飞魄散。”我故意恐吓他。

“已经晚了,我要你现在就死!”没想到没吓到他,反而露出更凶恶的表情,将手伸向了我。

我以为就这么死了,他会就这么杀了我。没想到,什么都没发生

“现在让你死太早了,你还有用。”这样的鬼竟还会玩这一套。

我已经被吓得不轻,竟上了这么低级的当。还被鬼挑逗了。话说金羽这家伙怎么还不来啊,以前总是神出鬼没的。

正在此时,我听到了一声怒喝。

“恶鬼,放人!”

我猛地抬头,穆旗右手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金剑,对着青面鬼一声怒吼,此刻,他的眼眸完全没有平日的那种慵懒,而是如同睡醒的雄狮一般深邃和冷酷,透着冷冷的杀意。

文/《阴孕难违》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