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个最逼真的充气娃娃,显然卖家费了心思寄过来的是一具活尸……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106 评论:0

买了个最逼真的充气娃娃,显然卖家费了心思寄过来的是一具活尸…… 情趣资讯

我叫楚枫,最近在淘宝买了个有真人手感和声音的娃娃,你们懂得,但我没想到,这是我噩梦的开始。

鉴于网上许多血泪的教训,我跟买家说好了,第一,不准寄公司,第二不准包的奇形怪状,第三,不准大喊我的名字。毕竟寄来的是我的女朋友,多少要谨慎一些。

若不是现实的情趣店里面卖的实在是太丑,何至于在网上订购这些,一万三呢。

但是我还是低估了卖家的奇葩程度。

他给我寄来了一个长条状的物体。

看起来,像是一个冰箱。

当我打开冰箱盒子,却发现了一口红木棺材。行,我是服了,可当我费力打开棺材的时候,我却发现一个栩栩如生的女人躺在棺材当中。

我擦,现在的技术这么好了么?

做的跟真人一般无二。

这一万三,值。

女人黑色的头发如同丝缎一般铺散开来,身上穿着古代的红色嫁衣,唇红齿白,哪怕是闭着双眼,都有一种勾魂夺魄的美。

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触手冰凉。

可也太冰凉了,我直接打了个寒颤。

这感觉,不像是娃娃,倒像是一具尸体。

妈蛋,卖家竟然给我寄了一具尸体?

当我靠近,便闻见那女人身上的幽香,余光扫过那女人,女人的睫毛似乎颤.抖了一下,但是当我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却又发现,这女人跟从前没什么区别。

到底或者还是死了?

我探查了一下对方的呼吸,只能够确定,对方的确已经死了。

这是一个死尸,确定无疑。

我跌落在地上,连忙跟店家联系,但是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店家的信息了。

店家像是消失了似的。

我的搜索记录,还有我的买卖记录里面,甚至包括物流记录里面,都没有了这个商品的信息。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网上买了个充气娃娃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为了和卖家更好的沟通,我添加了对方的。

我连忙打开联系对方,“在不在,你给我寄了一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娃娃。”

“这是最逼真的。”对方回复的倒是挺快。

尼玛,本就是人当然逼真了,“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我就报警。”

“报警你说的清楚吗?”对面似乎很嚣张。

我特么,还真说不清楚。

快递的消息,淘宝的消息全部消失了,对了,还有快递的消息。

我找了下手机的通话记录,却发现通话记录里面也什么都没有。

仿佛这个棺材,就是凭空出现在我家里面似的。

“那现在怎么办?”我绝望的发着消息:“这么个女尸,放在我这里,肯定什么时候会腐烂的。”

“你之前跟我说,你要一个女朋友,我给你寄了,就这样。”

什么意思?”我一脸纳闷,这人太荒谬,合着我一万三买了一个女尸?

接着我便收到一个消息,银行发来的,说我一万三已经到账。

退回来了?

我回到界面,发现界面里面就留着一句话:不要后悔哦。

再跟对方发消息,他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愤怒的丢了手机,站在客厅里面,只觉得浑身发冷,我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冷静,我必须冷静下来。

对,这是一口棺材,我埋了不就是了,这女人让我埋了,一切就都解决了。

我很庆幸,我居住的地方是比较偏远的,棺材的外面还有一个冰箱的纸箱子包裹着。

我连忙将那口棺材恢复原状,用绳子捆了一圈又一圈,找人帮忙,说要将这个冰箱运送到我老家去。

我开了车,带着这口棺材,我捉摸着在老家的某个荒山野岭找个地方埋起来就是了。

我已经多年没回老家。

我父母死的早,我跟着爷爷长大,自从大学毕业之时爷爷死后,我便再没回过村子。

我在外面工作了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如今我回来,总感觉村子里面像是多了什么东西似的,熟悉又陌生,不过我惊慌失措,对周围环境也不是那么敏.感,回到了熟悉的小屋,我便停了车,只等到夜晚开车上山,把这口棺材葬在山上。

小屋多年不打扫,玻璃都碎了数块,估计下冰雹砸的,大部分的家具都已经腐烂,并且上面堆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反正这屋子里面没什么值钱的。

我胡乱收拾出了一张桌椅,刚坐下,那椅子就直接碎裂成了数块,跌落到地上。

坐在房间里没多久,便听见外面有人喊我,我朝着那方向看过去,只见牛德旺一脸兴奋的站在院落外面:“楚枫,你可回来了。”

牛德旺是我发小,住在隔壁,之前我还在村子里的时候跟他很要好,后来我去了城里,便没有再回来过,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这屋子都快报废了吧,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牛德旺看见我的时候说话有那么一点怪异。

我想大概许久没见,我们之间比较生分了吧。

我没有多想,跟他多说了几句,他便请我吃晚饭,还说要和我喝酒。

我一想到晚上我的大计,最终还是拒绝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十二点。

农村的人都睡得早,晚上九点基本上就上.床了,再做点造福后代的运动,基本上,12点到1点左右都睡的死沉,此时我开车上山,找个地方将棺材埋起来,不是问题。

我们村子的后山,开车也能上去,道路很平坦。

我想着直接将这女人埋在村子后面的荒山上就好。

小心翼翼的出门,刚开了车,就听见边上有人喊了一句:“楚枫。”

妈蛋,吓得老子车钥匙都差点丢了。

我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牛德旺趴在我家院墙外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我当时松了口气,没好气的冲着他说道:“大晚上你不睡觉要干什么?”

“你要去后山。”牛德旺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我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

他叹了口气:“从你回来,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你要去后山。”

哇擦,我想埋葬这个女人这种事情就写在自己脸上么?

第二章

牛德旺说:“楚枫,这种事情你要想开点。”

牛德旺还说:“楚枫,我知道你心里面难受,但是村长家也不是好惹的。”

我听了老半天,发觉我和他想的不是同一件事。

我打断他:“你到底在说啥?”

牛德旺瞪圆了眼睛:“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我一脸莫名其妙。

牛德旺想了想,良久,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冲着我说道:“楚枫,你爷爷的坟被村长挖了。”

我当时脑袋就炸了。

隔了好久,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冲着他说道,“不可能吧?”

“这事情其实我早就应该跟你说,但不知道怎么说,你也知道的,在牛家村,村长的话就是圣旨,你们家是我们村里唯一的外姓人,所以……”

牛德旺没有说完。

我像是疯了,朝着后山的方向跑去,牛德旺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

我上了山,到了我爷爷的坟山边上。心口像是缺了一块。

我爷爷的坟被人刨了。

棺材都被抬了上来,棺材盖子都开了,我浑身颤.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棺材边上,等我靠近,我却发现棺材打开的部分,隐约可见里面的内容,我看到了黑色的寿衣,那是我爷爷临死之前,我亲自给他穿上的。

棺材盖子都烂了一半,连墓碑都倒了。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

胸腔的愤怒在那一刻爆发,我霍然站起,把身后的牛德旺吓了一跳。

我朝着村长家里面走去,牛德旺拉住我,被我一把推开:“还是兄弟,就别拦我。”

我回家,从车上拿了一把大号的扳手,气势汹汹的冲了出去。

牛德旺一直都跟在我的身后,他怕我出事。

老远就看见村长家里面灯还亮着。

我还没靠近,就听见村长那傻儿子牛皮实乐呵呵的说道:“听说西面那村子里面的男人都死咧,是不是真的?”

“是。”村长乐呵呵的。

“那不都是寡.妇。”

“寡.妇,都是寡.妇。”

“那可便宜我了。”傻子笑,流出晶莹的口水:“都是我的。”

村长一愣,这才明白过来,那傻子说了什么,他一跺脚,恨恨的道:“作孽!”

傻子嘿嘿笑。

我就在此时冲了进去。

村长一愣,顿时反应过来:“楚……楚枫,你怎么回来了?”

“很意外吗?”我看着眼前的村长,不爽的说道。

村长愣住:“不,不是特别意外,就是……”

“你刨我爷爷坟,做的很好嘛。”我说完,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用扳手砸他脑袋,村长连忙躲避,扳手砸在吃饭的桌子上,整个桌子一跳,桌子上面的饭菜有许多洒了出来。

我刚才真的用了十足的力气。

恨不得一下把他打死。

但我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准头上就差了点,那傻子看到桌子上的饭菜都是一跳,顿时很兴奋的拍掌,“好厉害,好厉害,再来一次。”

我抓起了扳手,抓住了傻子作势要打。

村长直接跪在我的面前,“这是有苦衷的。”

“狗屁的苦衷,”我怒了,高高的扬起了扳手,牛德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哥,别冲动。”牛德旺双目含泪:“别冲动。”

是了,我不能冲动,不能因为村长的傻儿子,断送掉自己的前程。

我放下了手中的扳手,村长也站了起来,看上去有些得意洋洋,我又抓紧了扳手,他吓得蜷缩到一旁,冲着我说道:“就没办法了呀,那里是村子里唯一的风水宝地。”

“我爷爷一辈子为了村子做了许多事,而且那块地也是我们楚家的,凭什么不能让我爷爷葬在那里?”我愤怒的说道,“我爷爷入土为安,你把我爷爷挖出来,你就是不想让我好过了,你还让我不要冲动,我现在就是不冲动的跟你说这些,我他.妈要是冲动,我让一村子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这句话,整个院子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隔了许久,村长突然炸了,冲我吼道,“楚枫,我待你不薄吧,这些年,楚家在我们牛家村,我们一直都是用最好的招待你们的,怎么你们一点小事都不能满足我们。”

“小事?刨人祖坟也是小事?”我冷笑。

“明天我就会另外找一块风水宝地,把你爷爷葬进去,风光下葬,你放心,绝对是块好地方,只是你爷爷从前脏的那个地方,是我们村子的眼,你该知道眼是什么意思吧?很重要,所以必须让你爷爷腾出这个位置。”

每个地方都有眼,一个地方的眼就可以镇守这块地,根据这块地的大小,眼也就有大有小,大的眼,有城那么大,小的,或许就只有一口水井那么大,甚至更小。有些地方,不在眼的范围内,所以特别邪门。

一个地方,若是眼出了问题,那么风水也会跟着出问题。

风水一旦出了问题,就只有填眼或者镇眼,现在中国,已经很少有填眼的东西了,填眼的东西,要求特别高,必须用舍利子,或者某种特别厉害的法器去填,还有珍贵的物品,比如皇帝用过的玉玺之类的东西。

但是有时候也可以用其他的东西去填,比如地形建阵或者其他的什么,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比如帝都。

填和镇不一样,填是后人想的办法,像舍利子或者珍贵的法器都还不能够起到镇的作用。中国以前是有大师可以镇眼的,我爷爷小时候跟我讲过,因为我爷爷便是风水先生,但是他没这个本事。

可我爷爷既然这么厉害,肯定知道那块地方是整个村子的眼。

“你不知道,自从你离了村子,村里发生了许多事,都非常邪门,我们找了很多风水先生来看。”村长咬着牙说道,“他们都说你爷爷葬的那个地方是整个村子的眼,我们必须用其他的东西来填,不能够让你爷爷在那里面,不然会变僵尸的。”

我听到这话,冷笑不已,“当我真没读过书?这样的鬼话我也会相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掏心置腹的话,你若不相信,随便找个风水先生问问,这些年村子里死了太多人了,而且格外邪门,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村长苦哈哈的看着我。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一个地方若是想填眼来保平安的话,需要的东西只有那么几个固定的。

比如舍利。这玩意儿村里肯定没有,有也不会往里面填,因为很珍贵。

比如珍贵的宝贝,皇帝用过的玉玺,这个比舍利还珍贵,所以也没人填。

那么就只有一种了。

童子命。

第三章

童子是天上偷跑下来投生的孩童。若是真童子,不足十二岁必定死亡,因为天上点卯,十二地支为一轮,若是发现某个小童不在,就会派兵收桌,一旦捉到,那么这个孩子便会死掉,因此6岁,12岁为童子关,随时都会被召回。

而填眼用的童子命,一般都不会选择年岁太大的,因为会产生怨气,所以便有人用年幼的童子填眼,因为童子要么是天上下来的,要么是前世修行者轮回转世。所以用他们的命来填,再好不过。

他们的魂魄可以镇守一方平安。

找童子也是个非常难的事儿,一般情况下会选择六岁以下眉清目秀的男童,据说在古代有一套非常仔细的甄别方法,但是现代这种方法基本失传,我想村长那么蠢,应该不会有具体的方法,搞不好他会找一群孩子来做实验。

我看着村长说道,“那你们打算用什么东西填?”

“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总之我已经给你爷爷找了一处风水宝地,而且还找了道士,本来我是想隔一个星期之后去通知你,到时候你来参加挪坟的事情就可以了,现如今你回来了,那么就你自己来主持这个事情吧。”村长连忙冲我说道。

“孩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去打听打听,我们牛家村最近出了多少事儿?”村长痛心疾首的冲我说道。

呵呵,这老家伙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牛德旺磕磕绊绊的说起了村子里面发生的怪事。

自我爷爷死后,首先出事的是牛结实的家里。

牛结实是村子里的一个五保户,年岁大了,干活什么的也不灵光,那天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就死了。当时村子里面的人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毕竟村子里面死个把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这还是意外。

牛结实死后的一个星期,村里烧了一场邪门的大火,牛蛋蛋给一家莫名其妙的全死了。

五天后,牛自伤的家里死了两个人。

七天后,牛碰头的家里死了一个人。

每个人死去的方法都不一样,死去的原因也不一样,村长觉得奇怪,找来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看了之后说村子的眼出了问题。

无论他找多少个风水先生,都是这么说的,村里的人还在陆续的死去。

村长怕了,许多村民都怕了,因此,他们离开了牛家村。

我说怎么刚回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现在想来是人烟稀少的缘故。

而且人也实在是太少了。

牛德旺说到这里冲着我说道:“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你难道没有发现后山的坟茔多了一倍么?”

我愣住,半晌没有说话。

牛德旺继续说道:“所以真没骗你,村子是有问题的,你把你爷爷葬好了,就赶紧离开吧。”

“你们拿什么填眼?”我还是这个问题。

牛德旺愣住,转头去看村长。

村长支支吾吾:“那个风水先生给了我舍利,我们用舍利来填眼。”

呵呵,真是财大气粗。

我点点头,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但是并没有走远,我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就看见牛德旺站在村长的面前,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传来,低低的,牛德旺说道:“这么说他会相信吗?”

应该会的吧,我早就说了,来者不善,让你把他给劝住,你怎么还让他去后山?”村长气急败坏的说道。

牛德旺不知道说了什么,村长一脚踹在牛德旺的心窝。

牛德旺栽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反正这几天你盯紧他,不要让他出什么幺蛾子。”村长恶狠狠的说道。

我看到这里,心里难受。

我的发小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村长的方向点头,他畏惧的眼神里面我看到了懦弱。

我回到了自己家中。

胡乱打扫了一下房间,便在硬邦邦的床板上闭了眼睛。

半夜。我似乎感觉到有人爬上了床,并且,还摸了摸我脸庞。

我睡得迷迷糊糊。

好像梦中还应了一声。

接着便在一个格外温暖的怀抱中睡着了,那怀抱,让我想起了我爷爷。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全身都在疼,硬板床果然不能睡,尤其是没有床褥的硬板床,那还不如睡地上。

我转头,余光看见一抹红色。

我吓一跳,鼻子边传来馨香。这香味我是熟悉的,这是那女尸的味道。

全身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我便看见躺在床边的另外一个人,这人便是之前一直在车子里面的女尸。

我车子昨天晚上到底上没上锁?

特么不对啊,就算没上锁,那冰箱盒子我是捆的严严实实的,这女尸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见鬼了。

我看了一眼车子的方向,走到车子的后备箱,因为是个面包车,我将后面的车座都移开了,专门放这口棺材,就跟救护车是一个模式,这车子是我专门借的。

不出意外,那装着棺材的盒子如今是打开了,并且棺材也破了。

我在四周看了看,把女尸抱出来塞进棺材里面似乎不太现实,指不定牛德旺在什么我没有注意的小角落里面观察着,想了想,我还是将那口棺材拖进了屋。

这棺材可不轻,之前可是有人帮忙我才得以将棺材和女尸放到我的车子里面的。

我将棺材拖进门的时候,又发觉了有些不对劲。

那女尸似乎被人移动了,头和脚掉了个个儿。

尼玛,有人进来过?

窗子都是封死了的,除了这窗户上有些地方玻璃碎了,可我也不觉得这里面有人进来过,可若是没有人进来,女尸是怎么调换方向的?

大约是刚才我记错了吧。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将那口棺材打开,费力的把女尸重新塞进了棺材里。

靠近女尸的时候,我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这股香味一直都伴随在女尸的身上,其实我也奇怪,这女人分明已经死了,身上不仅没有腐烂的味道,甚至还有一股香味。

我把女人放进了棺材,又塞进了床底下。

然后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床底下完全的遮掩住。

今天风水先生还要给我爷爷挪坟,断然不能让人看出这里的端倪。要不然我说不清楚的。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