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订了个娃娃,回来用了以后,居然有血6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95 评论:0

师傅没有反应,这时我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刚才是晚上七点多,现在八点,也在过了半个小时。

那陈胖子被女鬼带走了?

随即我看了看车内塑胶布上,还有三截短香,是陈胖子的,要是他想逃命肯定会带着香吧?

我冷静了一会儿,这时师傅吱吟了一声。

我一看连忙扶着师傅,激动道,“师傅,你醒来了啊!我看陈胖子被女鬼给带走了!”

可是师傅气息微微的骂了一声,“带他妈个屁,那鳖孙,已经丢下我们,自己跑路了,我的两根香被都他带走了。”

啥?

我有些懵,立马看了看驾驶座前挡风,果然发现师父放的香已经没了。

于是我急着问啥情况?

师傅先让我扶他出车,到了外面,师傅捏拳砸在引擎盖上,气道,“这狗日的陈二皮!”

陈胖子本名陈二皮。

我不知道师傅和陈胖子是兄弟,为啥师傅骂陈胖子?

我问了一声。

师傅很气愤,“这狗日的,打晕了我,拿走了我的香,就连我点的那根已经断掉了他也拿了。”

说着我皱眉,没想到陈胖子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混蛋,我也从心底里开始鄙视这王八蛋了。

我骂了几声,师傅却道,“好啦,阿浩,现在我们在这里一点都不安全,你去车里看看还有香吗。”

香早被我收着了,我拿给师傅,师傅看着香,沉了一口气,随即点了一根烟,从烟将香点燃,这样直接避免了火机火焰直接烧掉大截。

师傅比起死胖子果然老道了不少。

我心里觉得安心了很多,可是师傅现在就那么三截短香,怎么撑得到回厂里?而且现在车还瘫在了这里。

师傅似乎考虑到了,看着我说道,“阿浩,现在车坏了,香又不够用,我们只有折返回去,找张神婆。”

我点头,可是动了一下,脖子间挂着得纸人一晃悠。

见此我皱眉,停下来,想到厂里看过视频的人呢,于是急道,“那厂里的工友怎么办?没有将纸人拿回去,到了明天早上七点四十五又要死人!”

师傅也停下,目露异样,沉吟道,“阿浩,在这面前你觉得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别人的命重要?”

我一怔诧异的看着师傅,师傅这可是很不厚道的做法了,但是想一想,谁想去死?当然是自己的命重要了。

这一点所有人都无法否认,可是事情的起源都是因为我买了充气娃娃开始的,小赵不过是导火线,照也是我拍的,才有了那些视频。

要是现在按照师傅的做的话,那我岂不是太自私了?

师傅抽着烟,看着我,“阿浩,狗见狗是舔,人见人是演,你看看陈二皮,和我可是多年的拜把子兄弟,结果为了活命,还不一样出卖我,师傅之前教你手艺,现在教你为人处世。”

师傅说着转过巷子,可是我愣在原地,见此师傅回头道,“还不跟着我?”

因为突然间我想到,我有休书我完全可以回去啊!

于是开口道,“师傅,我有休书,我不用怕女鬼的,她应该奈何不了我,我回厂里去吧。”

师傅这时面色微微一动,快步走到我面前,一种恍然大悟的样子,提醒我道,“对,你的休书!你看看还在吗?”

一听师傅那么说,我连忙摸进衣兜,这一下我脑袋如同晴天霹雳一阵轰!

休书不见了!

我翻了下,真的没了!于是看着师傅,瞪眼咬牙道,“不好了,陈胖子把我的休书也偷走了!”

师傅气的重叹一声,将手里的烟都捏碎,“狗日的,这死胖子,心里装的全是他妈坏水!”说着师傅慎重问我道,“那现在你还跟不跟我走?”

我看着师傅,和师傅的老道比起,我就菜鸟啊。

从学校出来就进了修车厂,对于社会人际这块,我简直就是空白。

我很害怕,于是点点头,“师傅,我跟你回张神婆那里吧。”

师傅微微一笑,不过笑容是僵硬的,然后拿出一截香给我点上,递给我。

我和师傅沿着巷子折返,走过幽深的巷子,再折返过两条巷子。

可是当我们再走到一个巷子口的时候,我和师傅看到巷子有什么吱吱的声音,过去一看竟然还是我们那辆刷着雨刷的大众破车!

我们回到了原地?

啥情况!

师傅沉声道,“阿浩,我们又遇到了鬼打墙,看来女鬼真的是想将我们香耗完。”

对,香耗完,我们就死定了。

我有些紧张了,因为我手里的香已经点去了三分之二,还有一小截马上就要燃到手指了。

师傅手里的香更恼火,已经是卡在手指甲上的。

而我们两人还剩下一小截了。

估计一个人用,只能够燃二十分钟。

看到这里,我和师傅面面相觑,师傅脸色很不好看,而我估计我的脸色已经煞白了,因为没了休书,我内心已经是崩溃的了。

我们再继续走了一段,最后放弃了。

用去了两截香了,还剩下一小截。

师傅捏在手里,脸色很差,加上之前我们车撞墙,显得有些老态了。

师傅看了许久,开口道,“阿浩,我将这个香给你吧。”

我连忙猛摇头,“你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接着我拿过香,然后将香再折成两截,递给师傅一截,再道,“师傅,是徒弟害了你,我的确不该买那个充气娃娃,结果害了大家,现在我们手里的这截香,反正都走不出去,不如一人一截。”

师傅看我这样,顿时就叹息,拍着我的肩膀,“阿浩啊,你是个好孩子,可是那陈二皮,坏的令人发指,害了你,也害了我。”

接着师傅看了看了天上,这时一轮半月正在隐在了浮云之后。

随即师傅呼出一口重气,皱眉道,“反正横竖是死,我们就朝着外面走吧,能走多久就是多久,女鬼来了大不了闭上眼睛,死的路上你我师徒两人还能做个伴儿。”

我一听突然也不觉太过恐怖了,因为死就在前面。

然后我和师傅朝前回厂子的方向走去。

可是巷子太多,最后我的手机照明,都用到没电了。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两人不说话,朝着前面一直走。

最后,渐渐地我和师傅,有种感觉,女鬼是不是不会来了?

因为它一直没来找我们,而我们也没有点香。

最后持续走着,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公鸡叫明声。

我和师傅听到后,缓缓停下,看着天,天已经麻麻亮。

而我们来到了一个三叉路口,我一看居然是老巷的外头,我们走了出来,而且天还亮了?

我有些激动了,拍了一下师傅的肩膀,“师傅,天亮了,女鬼没来,我们也没死啊!”

“好,天不亡我。”师傅也一脸欣然的点点头,随即面如厉色,“现在回去老子就和陈二皮算账。”

我也狠狠点头,“回去揍死他!”

我们刚说完,可是这时路边传来一阵笑声,“呵呵,你们现在回去哪里找得到陈二皮?”

谁在说话?

我和师傅朝着一看,只见这时路边垃圾堆里,一个佝偻背着背篓的老汉说道,“这陈二皮已经死在这里了。”

我们连忙过去一看,只见垃圾焚烧堆的外头,趴着一个人,而那个老汉若无其事的捡着垃圾。

躺的那人,看身形倒是和陈二皮差不多,我差点都认出了出来。

可是师傅看来看摇头道,“哪里是?你看尸体的头发,都是白头发,而且的皮肤褶皱不堪,看上去七八十岁,而陈二皮今年才四十多岁,一看都不像,走吧,回厂里。”

可是这时老汉转身,只见他一脸烂疮,掩盖了他本来的面目,看上去非常的狰狞,他经过我们身边突然扔给我一个皮包,只见这皮包里卡着一封红色的纸。

我觉得有些眼熟,打开一看,竟然是我的休书!

师傅还没察觉,我再急急打开皮包,只见皮包里有一张身份证,我看了看,只见身份证上写着非常醒目的三个字:陈二皮。

我看完,直接呆住,“师傅!是陈胖,不,陈主管的钱包!”

本来想说陈胖子,可是看到地上躺着的,肯定是他的尸体,因为既然他都死了,所以我语气也客气了些。

师傅抢过钱包,瞧了一眼,眼珠子瞪大,“啥?真的是陈二皮!”

随即我们都看着地上的尸体。

我完全想不到,陈胖子会死在这里,我和师傅都认为他逃了呢。

可是他带着我的休书和香都没走出去?

是香没用,还是我的休书没用啊?

这时师傅躬身一手翻过尸体的正面,只见尸体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看上去有六分相似陈胖子。

人的相貌随之年纪都是会变得,我可以看出地上的尸体就是陈胖子。

可是,陈胖子为什么突然就苍老了那么多?

难不成也是被女鬼给上了?或者他上了女鬼?所以……

我想着,可突然老头错开我们走出垃圾堆,摇头叹息道,“哼哼,人心险恶,自来天收,借魂香,已经他烧光了他的命。”

借魂香?

这老头看上去以捡垃圾为生,这捡到钱包却不私藏,反而交给我们?

我想他是陈胖子怕枉死的事儿惹到他的身上吧,也算是一个聪明人儿,不过他说的话听着怎么有点……

突然看到陈胖子的尸体边上,竟然插着已经熄灭了的小一截香,看到这里我恍然,随即惊道,“这香烧光了陈主管的命?”

师傅看到香后一脸恍惚,若有所思,“真是香烧光了他的命……”

我听着师傅的话,有些迟疑了,昨晚,我和师傅也点香了。

那么……我们咋没事儿?于是我想问那老头。

可我转过头后,老头竟然消失了!

我身后可是一片开阔的地,周围也光秃秃的,就剩了一条进巷子的路,路那么远,视野开阔,只有几缕缓缓飘散的微薄晨雾,而老头年迈走路怎么可能那么快?竟然都没看到他!

顿时我的背心一麻,那老头……

“呜~~~”

就在我惊骇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怒吼,不是人的,是一条狗。

只见一条黄毛恶狗从巷子口一侧的草堆上跳下来,四肢触地伸张,皱着一道疤痕的鼻子,嘴角咧开流着粘稠的口水,似乎要扑过来。

不过这狗我感觉好熟悉,我在神婆家见过吧!

我思绪正摸索,可是突然,那恶狗“额”的一下就扑了过来。

我心头一惊,连忙叫了一声师傅。

可是师傅呆着看着地上陈胖子的尸体,被一叫后惊觉了一下,随即问道,“阿浩,怎么了?”

我让师傅看身后,只见那恶狗快扑到身前了。

见此师傅急道,“那就快跑啊!”

我们一趟溜出几十米外,我看到地上有一根竹棍,于是一把抓起来,师傅这时抓起一块石头。

我们回头防备,可是那恶狗却停在之前陈胖子的尸体前,非常凶狠的咧嘴看着我们。

师傅看着恶狗,惊道,“这,这狗是?”

我说神婆家的。

师傅诧异,“这狗怎么来了?它停在陈二皮跟前,是要吃尸体吗?”

我一想,觉得悚然了,“不,不不会吧?狗还吃人肉啊?”

师傅眯眼望着恶狗,冷冷道,“这条恶狗不好说,虽然这胖子害我们,可是我们不能丢着他的尸体就跑了吧?”

我觉得也是,人死为大,虽然活着坏,但是死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尸体被吃掉吧?

师傅缓缓靠近恶狗,而恶狗不知道怎么了,匍匐在地上,呜呜叫着。

不知为何,态度似乎弱了很多。

见此师傅抓准时机,朝着恶狗就冲了过去。

恶狗变得很胆怯,可是它依旧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也靠近着,可是看到恶狗变得跟瘟狗似的,突然有些不忍打它。

网上订了个娃娃,回来用了以后,居然有血6 情趣资讯

可是师傅过去二话没说,朝着恶狗就扔去了石头!

石头一下就砸在狗的狗腿上,我眼见着狗的腿被砸断,可是恶狗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哀叫着。

见此师傅一把捏住狗头,用膝盖跪在狗肚子上。

然后准备扭动了恶狗的头。

这一幕,我心惊胆寒,师傅是要杀了恶狗啊?

我急忙伸手让师傅住手。

可还没叫出口,立即就是咔嚓一声,恶狗的头转动了一下。

听到这里,我知道恶狗死了,于是皱眉怨道,“师傅,你杀它干嘛?你赶走它不就得了?”

师傅不理会我,将陈胖子尸体的手一抓,背在背上,随即急着道,“快,回厂子,我杀了神婆的狗,可不能让她看见了。”

我愣了愣看着地上的恶狗,咽咽口水,双手合十摇了摇,对了几声对不起,然后离开。

我和师傅离老巷子越来越远,最后来到一条大道上,这里人迹罕至,但是时不时会有一些车辆,我们等到一辆车,急急拦下,车机是一位好心人,问背上的陈胖子啥情况。

师傅说是我爷爷重病需要赶到医院。

尼玛这一听我心头有些不舒服了,活着陈胖子死了还得占我便宜?

然后司机又问了问,我将师傅当成爸,结果陈胖子又给师傅当了爹。

司机聊了聊,觉得我们不错,挺孝顺。

我和师傅都憋着一口闷气。

然后司机问我为啥脖子挂着纸人,我急忙掩饰,说是参加啥的手工展示。

最后司机问师傅多少岁,师傅说四十三,司机这就摇头,“哥,你看去就跟五十三似的,你儿子倒像你孙子,哥一定是个操劳命吧。”

听到这里,师傅一愣,我也脑子发懵。

顺眼看了师傅一下,顿时惊得差点做起来,不知道啥时候,师傅的头发变成了花白,脸上的皮肉有些松垮。

我想说,可是师傅用车门镜粗略看了看,然后狠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说出来。

于是我忍住,等到了市里,我和师傅连忙就下车。

天色还早,街上来往的行人还不多,师傅立即就让我拿出手机,然后他从手机屏幕看了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头发,顿时气喘吁吁起来,冷冷道,“我们中了神婆的道了,那香,燃掉了陈胖子的命,可是也将我的命给燃了,我感觉我突然老了十岁。”

我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回想起之前捡垃圾的老头,师傅和胖子的香叫借魂香,师傅和陈胖子都少了命,可是我……

我拿回手机照着,摸了摸脸并没有啥变化啊,我也不是用过吗?

可师傅这时咬咬牙,突然又冷冷笑了,“呵呵,看来,我是该谢谢陈二皮啊,多亏他拿走我的香。”

我有点没懂,问为啥?

师傅就笑道,“那香就是命香啊,长的烧掉的命就多,而短的消耗的命就少,我的那两根烧完,估计我这个年纪能死两次了,而陈胖子的两截短香,估计就少十多年的命吧?他却给我换了。”

我一听,想了想,师傅的确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想起昨天傍晚,神婆说的我们三人注定有人会遇到凶险,我还以为是陈胖子,因为他多次言语冲到神婆,可我万万没想到,神婆居然说的是师傅。

可是我想着,突然脑子想回来,于是道,“不过啊,师傅,你想想这命香是在啥前提下才起作用的,我是为了防备鬼,香越长防备鬼的时间就越长,所以香还是救命的,只不过,我们碰到女鬼在从中捣乱,拖长了燃香的时间。”

师傅听我这么一说,有些恍然,“嗯?你这么一说,也对啊,不过……我倒是觉得神婆肯定问题,她给我们玩了两面刀,只给了我们防备女鬼的结果,却没有给我这个过程,所以烧香要我们的命,而女鬼也要我们的命。”

说完师傅面色一寒。

我听了觉得这怎么可能?

可仔细想了想,我似乎也觉得不太对劲了,神婆既然收了我们的钱,那就该办事吧?

不过,神婆为啥要整我们呢?

我觉得好没有根据,可师傅却冷冷道,“好了,别想多,现在我送陈二皮回家,我还得想着怎么给他家里人解释,而你将纸人送到大伙手里,好生给他们解释,不要让他们骚动。”

然后师傅打了一辆三轮离开。

而我也做了一辆三轮,来到厂子,我看了看天色,应该快七点了。

看到这里我连忙加快了步伐,同时想着今天的排班,想了想之前都是谁看过视频,可是这几真的给吓坏了,想了半天我都想到,看来我只有挨个儿问了。

文/《人皮娘子》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黑岩阅读网”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