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火爆中国成人玩偶销量飙升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99 评论:0

需求火爆中国成人玩偶销量飙升 情趣资讯 第1张

2015年11月,北京某休闲活动上,一位女子坐在人形旁边。相片来源:我国日报

我国日报2月16日电 (记者 邱铨林)男性数量下降造成异性恋比率两极分化加之男性道德观的变革,使品味用品生产商数目激增。

1999年,深圳益华塑料有限子公司建立,成为木制品行业的行家。

头几年,珠江三角洲数千家生产商均对该子公司业务十分熟悉:根据顾客市场需求生产并销售包装袋及包装盒等木制品。

然而,2008年时,我国品味玩具市场迅速产业发展。这家深圳子公司亦开始研究开发高效率品味玩具。

“近年来,国内对品味玩具的市场需求增长迅速。因此,我们决定将部分业务转向品味玩具的制造,”杨开第(音)说道。他是深圳益华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

益华子公司的喷水玩具每个售价从500元到10000元不等。玩具的皮肉由医用制成,骨骼则由金属构成

杨开第则表示,2015年喷水玩具的销售额少于1000万元,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

该子公司也生产单独的男性人形,这些人形的乳房、臀部和生殖器十分逼真。

“我们的产品并非仅销往我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台湾亦有转卖,”杨开第说。

他认为做爱玩具市场的快速产业发展主要归功于我国人性道德观的变革,特别是40岁以下的男性。

“随着互联网服务的繁荣,我国男性,特别是年轻男性性解放不再持激进立场。”杨开第说。

深圳净果国际(JINGVO International)是一间主营品味玩具的电子商务子公司。其2014年市场调研显示,少于75%的成年我国人曾用过或有意向采用品味玩具。

调查指出,大部分采用者通过B2C互联网平台购买品味玩具。

我国主要在线购物互联网平台淘宝过去五年间品味玩具销售量年同比增长50%。

需求火爆中国成人玩偶销量飙升 情趣资讯 第2张

2015年11月一位游客在深圳性特展上以智能手机拍照。相片来源:我国日报

“一些消费者在采用品味玩具之后则表示这是个不错的尝试。”杨开第对《我国日报》记者说道。

杨开第则表示,除了我国人性解放立场的变化,我国异性恋比率两极分化也是促使品味玩具业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我国长达数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以及传统道德观中对男孩的偏爱造成了严重的异性恋比率两极分化。许多男性找不到男好友。”杨开第说。

我国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我国有少于7亿男性,比男性人数多3376万。

统计局明确指出,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口中,现未婚的男女比率为136:100.

“异性恋比率两极分化为品味玩具市场的产业发展带来了巨大潜力。”杨开第说。

我国领先的品味用品零售商春水堂CEO蔺德刚则表示,少于60%的网上做爱玩具买家是男性,且多半是80后和90后。

“青年人,特别是40岁以下的男性,对喷水玩具有很大的市场需求。”蔺老先生说。

蔺老先生还则表示,2015年春水堂喷水玩具销售量是2014年的近2.5倍。

据蔺老先生称,除了喷水玩具,其他品味用品的互联网销售量也快速增长,包括避孕套、品味内衣、仿真阳具和跳蛋。

他说:“人们性解放的立场普遍不再激进。因此,做爱玩具产业才能蓬勃产业发展。”

深圳一间做爱玩具的店主刘海燕(音)说,愈来愈多的我国青年人对采用喷水玩具持“健康立场”。

他则表示:“很多人最初买喷水玩具单纯是为了性。之后他们开始给玩具穿上各种不同的鞋子来打扮他们,或是给玩具取名。”

李老先生的品味用品店转卖高效率的喷水玩具,多半从日本进口。

店内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喷水玩具,像是悄悄地向潜在客户打招呼。李老先生边展示边说,愈来愈多的我国采用者认为,玩具玩具不仅关于性,而关乎爱。

他说:“喷水玩具不仅是为单身汉和与女友或丈夫分隔两地的男性所设计,也是为残疾人设计的,本可用作医疗用途。”

26岁的Marange(化名)是广东省深圳市一间技术子公司的设计师。在和他的喷水玩具“交往”近半年后,他把它称作是“一位玩具好友”。

Marange说:“我没什么时间交男好友。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习惯和我的“玩具好友”在家共度下班后的时光。有时,我会给‘她’穿上鞋子,还会在睡前跟‘她’说晚安。”

李还给他的玩具玩具好友买了各种假发。他说:“不同的发型和鞋子让‘她’时时可爱时时高贵。”

然而,一些男性很难接受两个女人竟能从两个橡胶做的‘女人’那里获得性满足用户和感情慰藉。

年过30的莫韶蕾(音)说:“喷水玩具既不会互动,也没有感情。两个女人如何能用两个没有灵魂的女玩具玩具填补他床边的空虚呢?”

在我国的互联网社区,愈来愈多的匿名人士聚集在一起,分享他们和喷水玩具的故事情节。有些故事情节的确悲哀。

在天涯社区这个大型我国互联网互联网平台上,一位互联网采用者发表了一篇题为“我老公踩爆了我的喷水玩具,我该怎么做?”的长帖。

据悉,该采用者两个月前花了近600元在淘宝上买了两个国产喷水玩具。他在文中写道:“我老公每个月有近20天在出差。漫漫长夜我两个人寂寞难耐。”

有一天他的丈夫意外地提前回了家,将他和床边的女喷水玩具逮了个醉汉。

他说:“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她不听我的解释。而且像很多传统我国男性那样,我老公不能接受两个女人用做爱玩具来满足用户自己肉体上的市场需求。”

(编译:孙福汝 编辑:齐磊)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