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53 评论:0

2018年9月,湖北恩施的小伙李博在深圳开了家硅胶娃娃体验馆,这是中国第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它开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里,经营近两年时间了,依旧争议不断。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1张

01、被禁锢的“欲望”

李博出生在湖北恩施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爷爷是个木匠,兼职巫医,父亲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土里刨食,一家人的日子紧紧巴巴。

李博13岁就背井离乡,跟着村里的叔伯一起去福建谋生。

异乡的生活几多辛酸,李博在鞋厂打工,流水线作业,白班夜班轮着干,机械式地重复一个动作,一天干下来,累得骨头要散架。

老板又很抠门,严格控制用水用电,李博和11个工友窝在一间狭小的宿舍里,想洗漱都要排一个多小时的队。

李博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渐渐长大,同屋的工友有时嘻皮笑脸地问他:“后生仔,耍过女人没?”李博马上害羞地红了脸,四周便哄笑一片。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2张

随着年龄增长,李博也到了该找女朋友的年龄了。可放眼整个工厂,黑压压都是男人,十个有八个是光棍,找女朋友比登天还难。

而且,在这种蜗居加群居的生活里,完全没有一点私密性,屋头的人放个屁,屋尾的人能听见响,厕所也是共用的,还没有隔间。

后来,李博又去过其他城市打工,最后来到深圳,攒了点钱,也娶上了媳妇。

但这段经历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些“欲望”被生生禁锢的人,实在太痛苦了,从医学角度说,长期性压抑会给生理和心理带来的巨大危害。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3张

李博在网上查询数据,越来越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消费群体,有商机。经历多次创业失败后,他决定开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

02、被抚慰的寂寞

“行得通吗?”“犯不犯法啊?”“会不会被人耻笑?”

国外曾有过类似的门店和网络软件,但都因各种原因无法正常经营,中国人的性观念一向保守,从李博决意开店时,四周的质疑声就没断过。

做房产中介的老婆顾虑重重,五个合伙人也跑了四个。但李博还是想试试,他东挪西借凑了30多万,把这家名叫“爱爱乐”的硅胶体验馆开起来了。

店面的选址是李博反复考察过的,这里是深圳的郊区,但离深圳最大的富士康厂区只有1000米,步行15分钟就到,厂子里和周边租房大多是单身的民工,正是李博的目标客户。

爱爱乐体验馆有上下两层,玻璃门脸上写着“女士、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字样,招牌灯箱上是娇艳的美女图片,有时李博也会将娃娃搬一个放门口做展示,用以招揽顾客。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4张

李博家的硅䂭娃娃与充气娃娃相比,质量与体验感有天壤之别,它们极大限度地模拟了人类女性的肌肤触感,光滑细腻,五官也比充气娃娃更灵动娇美,而且全身关节可以活动,柔韧性足,可按体验者心意改变造型,还可发出女性的声音。

当然,价格也不菲,进价都要几千至一万。

这么贵的硅䂭娃娃,一般人不会随便买回家,但偶尔体验一次还是可以负担的。李博将价格定为158元一次,后来涨到188元。

从旋转楼梯上去,就是李博精心打造的温柔乡,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闪烁着暧昧的灯光。

每天营业前,李博还花钱请来化妆师为娃娃精心化妆,涂上红唇,画上修眉,长睫毛扑闪扑闪,薄施粉黛的脸蛋吹弹可破,显得更加妩媚迷人。

娃娃东西方面孔的都有,有的结实丰满,有的娇小玲珑,燕瘦环肥各有千秋。

客人可以先在各房间参观挑选,觉得中意了,扫墙上的二维码付款,掩上房门,便能安享买来的春光。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5张

不用担心警察查房,也不用担心卫生问题,李博严把质量关,使用过的娃娃会仔细清洁消毒。

一楼设有会客室,摆放着舒适的沙发,备有茶水和香烟,这里既是生意好时的顾客等待室,也是李博的谈心区。

他总是殷勤地邀前来体验的客人坐一坐,聊聊天,让他们能释放下心理的压力。有些人不消费,李博也乐意和他聊,没准儿,他就是下一个客户。

03、硅胶娃娃体验馆的明天

李博的爱爱乐体验馆开业近两年,来来往往的大约有上千人曾在这里光顾过。除了单身的民工,还有很多丧偶或妻子在异地的老人也是他的主要顾客。

“老年人的性需求,很多人并不能理解。”李博说,他接待过年龄最大的体验者有七十岁,他刚开始也有顾虑,怕老先生身体吃不消,嘱咐了很多注意事项。

很多老年夫妻为了照顾子女的家庭,各居一地,成了分巢老人。

相对来说,老年男人可能比老年女人性需求多些,但却但羞于谈及,而李博这里不失为一种解决渠道。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6张

一些有正经工作的单身人士,在没有女友的空窗期也会选择来这里,在这里“不违法”,也不会有身败名裂的风险。

还有一些人纯粹出于好奇来这里体验,甚至有陪男朋友来的,怀孕的妻子送丈夫来的,但都不是常客。

硅胶娃娃毕竟不是真人,体验感达不到百分百满意。尽管娃娃四肢相对灵活,但她很重,掰动关节时需要一些技巧,也不是很方便。

李博不时会遇到一些没素质的恶意的顾客,人为地损坏娃娃,甚至拿走、折断它们身体某一部分的零件,那么娃娃就报废了,李博自然遭受巨大损失,但他也只有打落门牙和血吞,他不想惹来更大事非。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7张

生意的推广也是个大问题,想扩大客源,又怕树大招风,毕竟这个行业很多人难以接受,觉得不正经。

突如其来的疫情又给爱爱乐体验馆一次重击,之前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有七十左右的客人,李博忙个不停给娃娃做清洁,给等待区的客人烹茶递烟,但在疫情期,店面门可罗雀。

李博有些焦虑,但并没放弃,两年来他也积攒了不少经验,有了自己的团队研发生产娃娃,顾客如果体验好,也可以把娃娃买回家享受私人订制。

李博也有自己的原则,他会挑选客人,未成年人与精神疾病患者,即使愿意付高价,也不会让他们体验。

爱爱乐体验馆经常营业到深夜,李博收拾好店面,骑上电瓶车回家,他的家更偏僻,要骑上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因为夫妻俩工作都很忙,女儿不得不在老家成了留守儿童。好在店面逐渐有了盈利,妻子也慢慢理解支持李博。

我,湖北人,开了中国第一个硅胶娃娃体验馆 情趣资讯 第8张

“这并不是一个羞耻的事”,茫茫黑夜中,李博的电瓶车车灯闪着光,灯光是微弱的,但在黑夜中里也有几分温暖与明亮。

作者:玲珑心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