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人工智能性伴侣的逆卡夫卡《变形记》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49 评论:0

是枝裕和︱人工智能性伴侣的逆卡夫卡《变形记》 情趣资讯 第1张

是枝裕和︱人工智能性伴侣的逆卡夫卡《变形记

文︱贾谬

诗人说,苍蝇一次次地向着玻璃飞撞,早晚会穿过玻璃。是枝裕和相信诗人,所以在他的电影《空气人偶》中,充气娃娃一次次地被撞,终于变成了活人。

充气娃娃的主人是一个中年屌丝,噢,为了尊重他,也为了尊重后来的我们,姑且叫他中青年屌丝吧。中青年屌丝和女友小望分手后,已经没有能力再和人类恋爱了,人类的需要太多,而他下了班已经疲惫不堪,只想有个听他说话的对象,一个寄托情感并发泄性欲的对象,充气娃娃再完美不过了。

他真的很爱充气娃娃,他喊它小望。小望是前女友的名字,希望的望。

而当充气娃娃有了心,变成了真人,他却无比恐惧。他说人类太麻烦了,求求你能不能变回充气娃娃!

在生存面前,中青年屌丝只是个挣钱的机器,但他毕竟还是个活人,难免还有感情和性欲,怎么处理?成本最低、代价最小的办法就是搞一个充气娃娃。找人类就太麻烦了,因为对方也有感情。

再说人类和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呢?在理性面前,不过是:人类属于可燃垃圾,充气娃娃属于不可燃垃圾。

充气娃娃从水滴感觉到了美,于是有了心,成了真人。

白天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她就穿好衣服去逛街。她感觉一切都那么新奇,那么美。真是个新人类!

她在街上遇到了影片中的许多配角,生活在这个社区的各种人。后来她在一家音像店找了个工作,遇到了另一个主角,店员纯一。

他们是这样相爱的:

小望不小心划伤了胳膊,开始漏气,漏完气她就会死。纯一发现后,拿胶带粘上伤口,含住肚脐的气孔给她吹气,救活了小望。

纯一并不惊奇小望是个充气娃娃,为了安慰她,甚至说自己跟她一样。

纯一的前女友死于车祸,他忘不了女友死前的痛苦。小望漏气时的痛苦重叠了女友给他的最后印象。所以他央求小望,小望答应了他。他一次次给小望放气,又吹气,将她从死亡的关口一次次复活。这无疑是一种代偿。

在主人那里,小望是性欲的替代品。在纯一这里,小望是希望的替代品。他希望能救活女友,却只能在小望身上代偿。

充气娃娃有了心,她感知着美,渴望与人相爱,而人类的心却已经坏了,不是道德上的“坏”,是功能上“坏”了。现实毁了中青年屌丝,历史毁了纯一,未来呢?

影片中的几个配角,最有魅力是那个哲人般的老人,身份是代课老师,相当于我国的民办教师。老人坐在斑驳的长条木椅上,和充气娃娃谈人生。

老人的开场白竟然是《诗经》里的蜉蝣。

老人说,蜉蝣的生命只有一两天,所以没有肚子也没有肠子,身体里却装满了卵,它是为了传播生命的种子而生的,就像人类为了传宗接代。而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於我归说。

在《曹风·蜉蝣》这首诗里,诗人看着翅膀鲜亮,掘着土穴——不知是家还是坟墓而生命转瞬即逝的虫子,心中不禁忧思,我的归宿在哪里?

影片也在思考。

宿一被小望误以为也是充气娃娃,也给他放了气,却找不到吹进去的气孔,他荒诞地死了,被装在一个可燃垃圾的分类垃圾袋里,放在垃圾站。

最后小望也成了垃圾,倒在垃圾站。死前她幻想着,有了心之后遇到的所有人,影片中的主角配角都唱着“happy birthday to you”,来给她祝福生日。但这只是幻想,她在人间没有生日,更没有祝福。

她和他一样,归宿都是垃圾。

是枝裕和影片中的充气娃娃变成了真人,相比卡夫卡笔下的人变成了甲虫,反其意而用之,其所指却归于一个东西。《变异记》讲的是现代生活对生命的异化。《空气人偶》中,充气娃娃小望有了心,她敏感于美,勇敢去爱,并且宽容而担当,宁愿做人类发泄性欲的替代品,她充满希望地走进了人类,但人类却早就变成了甲虫,在现代生活中程序化地活着,孤零而隔膜,异化了的生命深陷于替代品的慰藉。这慰藉在商业的包装中泛着温暖的光泽,被小资们津津乐道。而真实却如此冰凉:哪怕充气娃娃变成了人,变成甲虫的人却变不回人了。

是枝裕和︱人工智能性伴侣的逆卡夫卡《变形记》 情趣资讯 第2张

小望死时,面前一株蒲公英也枯了,蒲公英的花在风中四处传播,遇到影片中的各个角色,他们和蒲公英的花一样,都是生命的种子。这就是他们的意义吗?

影片最后,又一个配角出场了,他是一个极度贪吃却幸免于成为肥宅的俊美宅男。宅男从满屋的食物与食物垃圾中挣扎出身体,挪到窗前,扒开窗帘……眼下的一幕,让他禁不住赞叹:好美!

窗下,垃圾站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充气娃娃,身边围着空酒瓶与烂苹果,世界寂静着,只有风,吹响了蒲公英伞花状的小风车。

这个结尾让人想起歌德的《浮士德》。浮士德最后看到填海造陆,争取生活与自由的人民,禁不住赞叹。虽然他输给了魔鬼,却得到了天使的救赎。因为他赞美的是自强不息的精神。

而宅男赞美的是什么呢?

答案乘着蒲公英的伞花种子,在风中飘荡。

是枝裕和︱人工智能性伴侣的逆卡夫卡《变形记》 情趣资讯 第3张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