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男人会爱上充气娃娃__知乎_(充气娃娃对男人有好处么)

日期: 栏目:情趣资讯 浏览:54 评论:0

慢板

我期望我的异性,是两个长发调皮、面容精巧、眼部洁白的美艳,她柔情乖巧,从不能和我争执,如果我一上班,就会总有一天在家中陪著我,也从不能和其它男人打情骂俏,总有一天只爱我两个人。这种的男人打着灯笼满世界找也许会找到两个,或者压根就没这种的男人。所以除了降低内心深处理想的标准之外,喷水玩偶是另外一类唯一能达到这种要求的方式。

许多的人都有这种的“男友”!她很胖很漂亮,从不能对你发脾气,对你言听计从,更重要的是,能随时帮你释放身上的“洪荒之力”,让你感受到爱意与温存。

当然,在这之前,你要给她先充上气。

使用喷水玩偶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什么有些人会把喷水玩偶当作布偶一样,与他们恋爱,即使结婚?

为什么有的男人会爱上充气娃娃__知乎_(充气娃娃对男人有好处么) 情趣资讯 第1张为什么有的男人会爱上充气娃娃__知乎_(充气娃娃对男人有好处么) 情趣资讯 第2张

因为寂寞,所以渴求

“我他妈碰你儿媳你高兴啊?”

前些日子,电影《红魔世界》在各大院线上映,吸引了全国各地大批的红魔迷们前来观看。在这些人中,有一位女子,带着他们的“男友”一同前来观影。不过那个“男友”并不是布偶,而是两个喷水玩偶,引来别人侧目围观。当有好事者“调戏”他的“男友”时,这名女子非常不满,即使大打出手,差点引发部落联盟大战。“我他妈碰你儿媳你高兴啊?”那个喷水玩偶在这名女子心中,俨然已经是他的“儿媳”了!

我仿佛感受了宅男单身狗深深的寂寞。显然,对于他们来说,喷水玩偶不仅仅是解决性市场需求所以简单,已经从生理的市场需求上升到了更深的恐惧市场需求。

人本主义大师马斯洛的须要层次理论说明了人有人际亲密关系以及归属于与爱的须要。每个人来到世间,都不是单独的个体,他须要在与别人的交互中,寻找和体现他们的存在。

出于对寂寞的恐惧,人们渴求共事,向外界寻求暧昧亲密关系。这种亲密关系能源自于母亲,只好逐步形成亲情,能源自于朋友,只好逐步形成友情,能源自于异性,只好逐步形成真爱,本质上都是为的是满足用户归属于与爱的须要。

由此便不难想象,当自幼亲子亲密关系缺失(如母亲早逝),社会共事缺乏(如社交恐惧),另一半Ta也难以遇见和寻觅的情况下,暧昧亲密关系的获得便转向了“如果花点钱就能够得到”的喷水玩偶。那个时候,喷水玩偶不再是为的是满足用户生理须要的玩偶,而是为的是满足用户暧昧亲密关系市场需求而量身定制的异性。在没喷水玩偶之前,他们是一大群寂寞的人,同时也是一大群害怕寂寞的人。归根结底,喷水玩偶于他们而言,其实是一类减轻寂寞的方式。

轻松的Ta

“她总有一天不能说谎蒙骗我,不能危害我的情感”

华莱士是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位工厂工人,有许多喷水玩偶男朋友。华莱士曾经有过男朋友,但那些亲密关系均无疾而终。他与男人的共事中充满了这类经历:接吻时,女伴放她鸽子;打电话给他说要接吻见面,邀请华莱士到家中来,结果她让华莱士帮她看孩子,然后跑出去和其它男人鬼混…诸如此类。华莱士说:“我再也不敢对男人产生什么热望了。

“我有过真正的真爱,也接触过一些相貌姣好的男人,但从没像金格儿(小编注:喷水玩偶的名字)这种让我感觉好。它不像真爱,更像种精神上的依恋。”华莱士解释说:“确实,金格儿不能站起来,没法和我交谈,不能陪我逛百思买和沃尔玛,但她会宁静地坐在那儿,她不能变胖,不能变老,她能一直保持她的美丽像现在这种,而且她总有一天不能说谎蒙骗我,不能危害我的情感,这不是很好么?”

现实生活世界中,人总是不轻松的。良好异性亲密关系的维持,须要在长期的磨合中,让双方都学会去接受对方不轻松的一面。如果你婉拒接受,所以你就有可能会丧失这一段暧昧亲密关系。喷水玩偶的存在恰好为这种婉拒提供了更好的可能。

你不必去害怕她会变心,离你而去,也不必去害怕她会犯公主病,时常傲娇,即使,你也不必害怕她会容颜易老,青春不再。她会是两个总有一天衷心的对象,如果你不抛弃,她必定会Caura。她还能最大程度上满足用户你做为男人天生的控制欲、征服欲、支配欲与占有欲,满足用户你的大女子主义。

所以,优先选择喷水玩偶做为异性的人,我想大概人格都是追求轻松的吧。如果我所期望的真爱只须要性和宁静,对交流不做要求,喷水玩偶的确是个轻松的优先选择。因此,喷水玩偶是一类内心深处轻松自我的外在投射。

驳斥丧失

“那个喷水玩偶与我的丈夫很胖很相近”

Deerman的丈夫数年前死于癌症,这让他很伤心。他开始与其他的男人接吻,但是他们对他都不感兴趣。最后,他给他们找了个喷水玩偶。那个喷水玩偶与他的丈夫很胖很相近。

弗洛伊德的恐惧防御机制中有一类叫做驳斥,是指对某种伤痛的现实生活有意识或者是无意识地加以否定,来减轻他们的恐惧和伤痛。由于不宣称似乎就不能伤痛(如婉拒亲人的亡故,仍坚持所其未死),这是一类保护性质的防御。

许多优先选择与喷水玩偶一起生活,并且把她当做正常人去呵护的人,没这么多的恐惧根源,他们只是很单纯的爱某个人。不幸的是,那个他爱的人总有一天离他而去,而他还没来得及告别,即使,他内心深处婉拒与她离别,固执地不宣称不愿意接受她已经总有一天离去的事实,只好他以她为原型创造出了另外两个一模一样的她,做为已丧失的她的替代品。

丧失总是伤痛的,尤其是重要亲密关系的人丧失。驳斥是一类不成熟的防御,我们须要学会去接受,虽然这很残酷也很伤痛。一些人在他们深爱的丈夫离去之后,会优先选择与丈夫相近的人再婚;即使一些人会保留爱人死去的尸体,继续与她生活,都有着用情至深和驳斥的影子。

幻想症的又一类类型

“看!她会与我聊天”

电影《喷水玩偶之恋》讲述了这种两个故事,Lars是个单身宅男,出生时,母亲就因难产离他而去,缺乏母爱的他长大后性格内向,独来独往,面对兄嫂的嘘寒问暖不以为意。每天把他们裹得厚厚的,避免与人进行肢体接触,像个刺猬一样,蜷缩在他们的世界中,婉拒美女同事Margo的亲近。

然而,对周围人保持距离的Lars却对仿真喷水玩偶Bianca情有独钟。Lars与Bianca聊天,带她参加聚会,在天气好的时候带她去郊外的森林漫步,即使想要与她在教堂结婚,仿佛Bianca从来就不是两个塑料制成的死物一般。在Lars眼中,Bianca与布偶无异。

Lars病了,是幻想症。幸运的是,在恐惧医生Dagmar的帮助和周围一大群善心的人配合下,Lars最终被成功治愈。这是个温情且暖心的故事。正如电影中Dagmar所说,精神失常有时不一定是一类疾病,它也可能是一类绝境中的周旋方式,是患者在寻找一类出路。当Lars开始从封闭的自我中走出来的时候,就是他意识中的Bianca死去的时候。

当我们用“症”来描述一类行为时,意味着它已经是一类病了。幻想症(Delusion)是出现于听觉器官的虚幻的知觉,是精神病人常见症状之一,尤其多见于精神分裂症。恐惧学对于其产生原因的解释是,这是一类关于潜意识和自我暗示的一类表现形式。

你对一件事情有强烈的欲望,但是又不能马上或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和发生。所以在右半脑就会产生一类脱离现实生活的幻觉,只有你他们能看到和听到。如果严重,就会脱离现实生活。比如精神病患者,大部分都是存在于幻想之中,没现实生活。

所以,对于“喷水玩偶幻想症”病人来说,喷水玩偶不是个塑料或者硅胶制成的玩偶,她就是个有生命的布偶。看!她会与我聊天,会有情绪和情感反应。而所有的是这些外人根本就看不见,也听不着,只是病人他们的假想和幻觉。就像《美丽心灵》中Nash所创造出来的那个室友一样。现实生活中类似于Lars由于幻想症所产生的“我和喷水玩偶有个接吻”,估计不多见,但是这也不失为一类可能的解释。

最后

愿每两个人畜无害的“异类”都被柔情以待

最后,说点题外话。在我们“正常人”看来,这些有着“怪癖”的人是“不正常”的,会觉得他们“脑子有病”,是一类“异类”。所以,在他们眼中,我们所谓的“正常人”又何尝不是“神经病”呢?然而,他们这些少数的“不正常”忍受着我们这些多数的“正常”的嘲笑。存在必有原因。如果这些人的行为并没危害到我们,他们这种做时很快乐,我们为什么要去嘲笑即使讥讽他们追求快乐的权利呢?社会大众须要对他们有更多的包容心。

所以,当我们再次看到“女子与喷水玩偶一同观影”“妙龄打扮的女郎竟是男儿身”这种的新闻时,我们能稍微克制一下内心深处的歧视,代之以理解。因为他们都是须要被那个世界关爱的人啊!

同性恋都能慢慢从《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中除名,没准有一天,恋物癖、异装癖以及“与喷水玩偶恋爱综合征”也是呢?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当更高级的“喷水玩偶”被制造出来,除了外表上与布偶无异之外,还兼备情感与互动的功能时,或许与他们的恋爱也会变成一类日常。毕竟,每个男生心中都住着个轻松的恋人,你怎么知道你将来不能爱上喷水玩偶呢?

原文源自:为什么有的是男人会爱上喷水玩偶?

(欢迎关注 yixinlijx | 分享最靠谱的分析,传播最值得阅读的恐惧学)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